Archive for March, 2010

大学的大学(二)

我是一个多进程的人,这有两个含义,一是可以一下子做两个事情,二是我只有一个脑袋,也就是说两个进程一个处理器。然而根据不顺利的是一直做一件事没多久就发闷了,为了避免写论文的时候散心把另一个进程用在生命不止上网不息上,便挑起了这个未完待续的工作。
然而我大学的第二年便是成功地转系,这个事情并没有什么成就感,主要是因为我发现申请转系的人数大大少于转系名额。这样的事情让人觉得很诧异,毕竟人挪活树挪死,人是铁饭是钢,以艰苦朴素勤劳勇敢的中华民族性格来说,安分守己甚至是很重要的,这样的解释倒也恰当到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的程度。另外一个很让我没有成就感的事情,是因为后来的一年基本上没有时间有成就感。每周三个实验,考虑到我实验报告写不死人语不休的风格,每个报告都声泪俱下得写上十几页。虽然童鞋们都很明白一个简单的问题,谁会认真看你的实验报告?最后的实验报告都是看谁的字写得好。虽然我也曾经提出这样一个理论,报告的长短也会对实验报告的评分起到一定作用,毕竟大家都知道这样一个简单的道理,没有辛劳也有苦劳,爷您就看咱这报告的长度也给个高分吧。于是本着科学家的精神,多次尝试这个结论,俗话说得好,字不够图来凑,贴图是个好东西,实验报告里贴上高清无码大图,绝对比一段语法通顺陈词流利的废话有用。
当然经过之后经过三年发现,什么实验报告,只要你是ppmm,就算什么都没写,让带助教的老师牵牵手就像旅游,保证高分。
然而这样的长文癖好给我带来的问题就是每周要写三篇实验报告。首先的结论就是我的陈词越来越单调,比较中国文化再博大再精深,我掌握的就那几个词汇,所以最后的后果就是所有的实验报告都一个文风,以至于有新华社通稿的趋势:该方法简单有效,产率高,纯度好,结果精确,误差小,大大改善了以前方法的不足,在不久的将来必将成为广泛应用的方法。虽然我知道共产主义也是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的。其次的后果就是我的字越写越有我的风格。虽然有些人说脑子越用越灵活,这显然不是科学的态度,因为猪脑再怎么用也是猪脑,只是越用越猪脑。
那的确是一个悲剧的一年。因为这样的差距是很明显的,我在软院是Somebody,但是在化院是Nobody。在软院排名前列,各门课的project做的都非常出色,但是在化院这个比较唯分数的地方,却只能排名中游。这样的落差不得不让我怀疑我的行为。我陷入了极大的黑暗中。虽然这样的黑暗是令人愉悦的,这样的经历却不能用在新东方讲课上,真是一种莫大的可惜,有时候想吧,新东方要是要了我,真的就上了一个台阶了。。。在悲剧的情况下,更加令人绝望的是我选择了考GRE。传说中英语考试的一个巅峰之一。这令我想起我背红宝书的日子。不是一言两语可以说完的,那就用三句话说完:北京新东方hp同学,卧同学,red同学;前面那个是第一句;然后就考完了。
后来我就为了出国的目标而挣扎,简单得说,就是挣扎,丝毫没有放松和放松的理由。生活就这么悄然声息地过去了。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发帖纪念一下在UF至今做的最牛的事情

前几天Hirata老师布置了他的课的project,关于Correlation Function 然后Fourier Transformation,得到Franck-Condon Factor,有两种方法,Sum-over-State, TD Schrodinger方法。他给了一个sample code。我花了一周时间(包括部分春假)搞那个code,结果出问题了。然后又花一个礼拜,还是搞不出问题,然后对照那个sample code,发现那个是错的,就写信。然后Hirata同学说,我看看吧,如果你觉得有问题,那肯定有问题(这啥语气吗。。。。)。后来他又发信说,好吧。。。你是对的。。我的code错了。他又发信说这下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了。我崩溃了,你都不会。。。那我自己来吧,半个晚上想了自己的方法,说我这个方法应该可以。他说好吧我看看。第二天跑到我实验室来,说我和你讨论讨论吧,然后我把我的方法给他看了,他说,恩。。有道理,我怎么没想到。然后自己去试试,结果弄不出来,发信问我,说要不你把你的代码给我看看吧。。。拜托,你是professor啊。。。我看了看他的代码,改一下也不麻烦,就几个参数几行代码的问题。就发给他了,说,你可以这样这样改。。。他恍然大悟。。。。

大汗。。。我真牛。。。。

2 Comments

如果是在等待,说明那个人还没出现

Leave a comment

耐心

Patient will kill people。

耐心是个会杀人的东西,有时候一直在等。越等越不容易回头,越等期望越大,越等成本越高,越等越不能失败。
但是,有的时候
能做的也只有等待。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