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5

新的一年,果然来了。

我关上了灯,不管外面的喧嚣,做在一个角落,看着镜中七零八落的我,静静得等待,黑暗和我同行,我徘徊的脚步声,做我新年的礼花。
新的一年静静的到了。
 
想在旧年最后一天做点有意义的事,结果失败了,挑战自修的极限被学生会的事务打扰了,草草自修了7个小时,便结束了。
今天有些忧郁,因为有些小雨。对于忧郁质的男人,对空气的湿度很敏感。
工作室今天年终报告,貌似去红江,我抱歉得说缺席了,不能旁听。看着老大和老大的老大亲密的模样,还有一群工作室的男人们,由衷得开心。笑了笑,然后和他们分别。低着头,走向另一条路……
学生会的游园会。
看着他们糟蹋我的电脑,看着他们糟蹋david的歌,心中有些痛惜。
一个游戏也没玩过,看着人们疯狂得游戏,不免有些苍凉。我跑到多功能厅,那儿狂舞的人群,和闷热的温度,加上让人产生幻觉的灯光,我几乎要呕吐。
我受不了?还是在那儿发了会儿呆,静静得在喧闹的人群中走动。和很多人打招呼:网科部长,社联主席,社联的部长们,学生会的部长们,宣传部的同乡女生,性格剽悍的北京哥们,宣传部曾经的小组负责人和他的女友,网科部的同僚们………………给了他们浅浅的微笑,仅此而已。遇到姐姐,她小孩子般得玩耍,问她要了根荧光棒,为自己挥舞。
中途被叫去做倒计时,说不会做敷衍过去,继续在鼎沸的力行馆踟躇。
看着人们幸福得手牵手,看着人们幸福得幸福,我继续我的微笑。
看到很多漂亮而浮躁的女生,看到很多浮躁而漂亮的女生。
我找到一个空旷的地方,力行馆地下的一个体操房,灯是亮着的,人却一个都没有。
看着镜子里的我,七零八碎的,我感到一丝宁静。
12点快到了。
我躲在那儿。
我关上了灯,不管外面的喧嚣,做在一个角落,看着镜中七零八落的我,静静得等待,黑暗和我同行,我徘徊的脚步声,做我新年的礼花。
新的一年静静的到了。
小雨如此淅沥,任凭它淋,我看着路灯将我的身影拉长,不禁惆怅了几分,微笑又出现了,这是给谁的呢?

1 Comment

说说蛋吧,她是我小学的同学,初中的同学,现在唯一一个和我在同一城市的同乡故友。蛋是我们给她起的昵称,我这么称她是因为这样叫省短信费。我认识她,今年是第——13年了——这个数字很崩溃的说,什么概念?当年我们还是7岁的小朋友……那时候我很得意得算对100内的加法……很惊叹得看着一个“地”字说这个字的笔画还真多……
官方的口径称,她还没男友,而且她说没男生追她或者有好感。我深不信不疑,因为以她的个性,即使有,她也不会说的。而且我小学4年级的时候,身边的一个兄弟就在追她了。那是本人人生第一次遇到活生生的爱情。于是做了些猥琐的事情,比如。。。,比如xxx,比如,,,,具体不表。
谁能想到,被小学里被我们这种人骚扰的蛋,10年后会和我坐一辆汽车从南京回家?前几天为了票的事情,骚扰和被骚扰她了很多次。
初中的时候,又被我们几个男生欺负——小时候的事不提了。
高中不在一个学校,也就不知道具体了。虽然我拿没男生追她的事情当作她长得不怎么样的天道的证据,但是也挺为她担心的,都老大不小的了。
蛋其实挺漂亮,人也挺好的,即使我几个女生兄弟也这么认为。虽然我爸见到她后说这女生长得不怎么样……幸好我没有拿她当女朋友的打算。一直想帮蛋找个男生,不过貌似比较失败,没看中几个,毕竟我是以一个男生的身份物色男生。
蛋很喜欢李宇春,超女南京演唱会也去了,迷恋到几乎成lesbian,受不了她被她拉去投票,帮她联系演唱会的票,被她拉去看超女决赛……居然还想买神州笔记本……我说:这个笔记本的好处就是冬天不用再买个热水袋了。
蛋和她的关系很好,属于最好的几个,初中是一个班,高中是一个班,小学还不认识……难道这是我和她关系很好一个重要理由么?不得不承认。。。是有些。
蛋现在在南京一个不是特别好的大学,虽然也是211的。每次因为这个,我总是叫她帮忙,然后说哪天我请你吃饭,结果哪天从来就没到过。
蛋的人缘不错,那次回去,她的几个室友居然送她到火车站,很恐怖的说。我和我的室友纯属路友,关系不是特别好,可能是生活境遇不一样,过一阵会好的吧。
前几天碰到蛋,她身边的一个女生是令我狂汗的高中同学……很难有人能体会这种巧合,我还是独汗吧,虽然独汗乐不如众汗乐。
想说什么呢?时光过得很快不是?大学毕业我就认识她16年了……不得不说人老了,开始感叹时光了。
蛋加油~找个强悍的男生回来。

Leave a comment

很崩溃的说

开始又崩溃了。
持续不断的自修,还有奇怪的莫名的压抑,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我尽可能得保持微笑,然而,很难笑得出来,甚至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尽管其实我知道一些。
说说和她的事情吧,感觉单纯得是我个人在yy。后天进入第7年了,被这个数字震惊了,当然还有跟别的人有个的更震惊的数字,以后再说。
我感觉我挺累的,每天仰望着远方,装着很痴心的样子,似乎很奇怪,好像是给别人看的。让初中同学们感到我的执着,让我身边的人感到我的忠诚,让我自己得到一种令人愉悦的忧伤。
等待么?优客李林的《等待是一生最初的苍老》我听了很久了,小林哥用假声唱完了整曲,每次都会好好感动一遍。然而事实上我们很久没见面了,纯粹得通过qq或者短信联系,经常的情况是以要上课为理由而草草结束对话。更事实上的是,我们什么也没说过,她就和我的普通初中同学一样,经过我相信有些传言进入了她的耳朵。有人说红楼梦里的两个人只要有一个敢说出口,悲剧就会结束的。我呢?我现在很压抑,如果她也是和我一样的话,她也很压抑。曾经幻想过很多,受韩剧之类的影响,有些想法,比如我们一同走过风风雨雨,经历坎坷,最后在法国见面,然后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闭上眼睛,一声感叹,沉重的眼皮又掉下来了。
体谅她吧,思念是件折磨的事,我不想让她受折磨,我不想让她为了我的私欲而劳累很久,4年?或许更多……
希望她能够找到一个优秀的男生,不要像某位好友一样被个别男生所骗,在大学期间幸福,在整个人生都幸福。我在远方默默祈祷。
说话之间,我心里流下眼泪。
眼眶里,从来不会落泪,泪腺几乎退化去,即使遭遇人生最大挫折的时候也没哭,最近一次是3年前外婆去世的时候。
我犹豫得按着键盘,努力拭去这些,但是,谁又能理解?或者我背上犹大那样的骂名?
好吧,她的幸福和我的名声相比,我那个一文不值的名声算得了什么呢?
再次祝福,虽然我知道她看不到,没多少人能来看,只要她能感受到,我就高兴了。
愿上天能保佑。
宁愿用我的悲伤换取。

Leave a comment

今年学会的词语

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学会这个地方的风情,这儿的民风果然在剽悍和很剽悍之间。
随便说说新学的常挂在嘴边的词汇;
郁闷:貌似来之前就会了,郁闷的事情多了,感叹也便习惯了。
猥琐:这儿的常用语,觉得这个词语比较儒雅,相比“恶心”而言,所以就上口了。这个词的动词形式是“猥亵”,有人给我指出错误过,在此先表感谢。为什么不用“龌龊”代替?可能这个词语不是形声字,不利于普及。
汗:通常这个词语说的时候还要带表情和手势,似乎是学我们网科部长学的,他是从0206学的……一脉相承。
崩溃:从一来这儿的迎新会就听说了,那个魁梧的学长憋出这个颇有气势的词,还真有效果……后来发现几乎所有这儿的分子都用这个词语,衍变成形容词、副词……后来听老俞也在用这个词语,很崩溃得说。可能这个词语是来自新东方吧,加上这个词语语势剽悍,易学易懂,老少咸宜,流传比较广。个人喜欢的版本是“md,崩溃了”。
OH My~ G——O——D!:看《六人行》的后遗症……在天空英语教室无聊时候解闷看的——官方原因是可以锻炼听力——好吧,就这么解释了吧。那个某人ohmygod的感叹比较崩溃的说。
还有什么呢?……每次写出的文章和我预期的都有差距……老了。

Leave a comment

新的生活,吗?

不知不觉过上了每日更新blog的日子,一上午更新了很多。一个中午用在写文字上,有些疯狂。
……
……
……
……
怎么说呢,思路被打断了。
好吧,放一阵子,等它烂了以后再回忆。
明天挑战9:00-21:30连续自修记录。

Leave a comment

很郁闷的说……

郁闷的半上午……
一共下了五分钟的雨,刚好在我去教学楼途中淋到了。
自修了半个小时,发现血糖偏低,赶快去吃饭,准备吃完再自修。
回自修室的时候听说工作室在发《上网指南》
想去帮帮忙,回到自修室把包等东西背上,准备帮他们发。
结果被通知,300本册子一抢而光,白跑一趟
回到寝室。
慢慢地浪费时间。
现实生活没人听我说话
网上呢?可能也没人来看吧。

Leave a comment

力宏的新专辑入手

力宏新专辑,一早就入手,正在听,初步觉得此人迷恋中国文化走火入魔。

Leave a comment

反感题目

最近经常有不认识的人跟我打招呼,夸张的还能叫出我名字……我认不出对方是谁,没办法,男生招招手,女生报以微笑……不幸的是,女生都不怎么样。。。。。应该是学生会里别的部跟我共事过的人,我想,美女们应该不会没事在学生会这种官僚组织乱跑的,单纯的她们应该会加入一个学一种恶心的语音的组织——比如法语,就是见面就喊“笨猪”的语言……或者加入奇怪的社团吧,至少我加入的微软俱乐部很正常,所以女生……质量都特别好——因为根本没女生。贵人多忘事也好,我天生记性就很差,社联共事的人这么多,只混个见面面熟,名字却叫不出,就算是领导——比如社联的几个副主席,学生会的几个副主席——我不知道名字,或者名字与人对不上号。我很讨厌名字的说,我都统称别人为“喂”的,尊敬些的叫“同学”,特别强悍的叫“喂,同学”。
生活,太累了。

Leave a comment

突然想起,关于辩论

突然记起关于辩论的一番议论。
今年学院辩论队成绩十分优秀,只是听说。我想起来我喜欢吵架,所以似乎对此不感兴趣,一是因为这种辩论没有吵架的氛围,二是因为这种辩论有吵架的氛围。
既然是吵架还居然想像君子一样摆开架势陈述一遍观点,费解。
然而辩论这东西,需要的是对方的能力,特别是我发现对方逻辑几乎和我不在一个档次,哲学体系和我不在一个境界,几乎不能和对方展开辩论。
比方说他们论证该不该抵制日货可能会说:抵制了可以让日本经济衰退,可以让日本落后,可以让中国强大,你身为中国人有理由不做吗?
我通常就用同情的眼光看着他:为什么身为某国人就要爱国?这个没有一个理性依据。如果说因为我出生在某个国家,所以要爱,如果这个结论可以成立的话,我出生在某个医院,我出身在某个手术台上,我应该把所有的积蓄捐给那个医院,把我所有家当换来那张手术台。一个国家倒了无数人痛苦,为什么我出生的医院倒闭了我不悲伤?在我这样的人看来,一个国家灭亡或者一个民族灭亡就是说明这个民族落后了,这个民族被别的更加智慧的民族取代,这是自然界优胜劣汰的结果,对于全人类,这是进化的一小步。人类进步了,我难道不该高兴么?
另一方面,让某个国家落后就让中国强大,这不是损人利己么?这么狭隘的竞争不提也罢。
如果抵制了就会让他们落后,那么你说如果你每天饿肚子会让7食堂的饭价降下来?
比如说《思修》,全书站在一个统治者的立场上说的,所以灌输的是狭隘的爱国主义,从这个立场出发,推出了一系列荒谬的结论,具体不表。
其实说到这里我的逻辑有些乱。
辩论就像吵架一样,看的是谁嗓门大,所以经常有某方把对方的小妹妹辨手弄哭的传说。
事实上很多事情我懒得解释,就像我不辩论一样,对方可能理解不了,就好像某次英语辩论,我陈述完了,对方用迷茫的眼神——某些诡异的单词他们没背到过,不懂我说什么。。。。。
好吧,既然我说过我对这个不感兴趣的,我还是废话一堆,可见我还是感兴趣的了。
所以我是个十分虚伪的人,而且从上面的文字可以看出,我是个十分自大的人,以为自己最厉害,嗯,这个结论我很喜欢。

Leave a comment

发质社会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明天王力宏的新专辑就要问世了,如果要有什么意外的话,可能会推迟一天,像去年那样,在年关推出。去年这个时候,和现在一样,不停得回忆过去。
票的事情,有了一丝喘息,已经定好,静等通知。
想说什么呢?
今天数学老师特别亢奋,因为这是他教我们的最后一节数学课了,下学期就不是他教了。所以,今天不亢奋以后就没机会了。他还是那几个过时的牢骚,比如国内数学是多么落后,国内数学教育是多么差,国内教育是多么可悲,大学里数学多么重要……听多了,也就厌了,当然还有那每次挂着嘴边的“这题太简单”的感叹,加上一些广为人知的口头禅。
记得最近几次学期末给老师评分的时候,我都往好了打。以前也经常因为看某个老师不顺眼,打个印象“很差”,要求换掉——不过那是小时候干的。现在图省事,全打印象“十分良好”。学会体谅别人,一个老师好不容易来上课,发现一堂课教室里就几十个人,积极性也是会低的。所以我争取每次都上课捧场,而且认真听往往有所收获,即使是想唾骂的思修,我的收获就是发现某些人的短视——用作将来批判的材料。下午有节面向电脑初学者的网络技术导论课,我无疑会去听的,老师也不容易,我即使懂了,也去听听,毕竟想收获的人怎么样都可以收获,想堕落的人怎么样都可以堕落。
想定义一下我做事的标准,就是符合我的道德观,简单得说:
如果别人按照我的行为做,我可以受益,那就叫做道德。
比如说我帮人扶自行车,如果别人照着我做,我的自行车倒的时候就不用我自己扶了。从这个角度说,我骨子里是自私的,我一点也不高尚——什么叫做高尚?就是用中华文明的文字文饰了的丑恶行径。留着以后慢慢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