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anuary, 2007

徘徊在现在和将来之间

我与感到她的来临。

但是我有些害怕,当没有的时候,我努力追求,但是现在却又犹豫了。我已经习惯了现在的生活,自由,自私。我可以在路上走到一半掉头向力行馆,可以在骑往软院过程中掉头转向教学楼,这样的自由我不愿失去。

我真的很害怕。也许她来了之后我就不会练琴了,因为练琴的挫折往往可以用将来所迈过,但是当将来来到的时候,挫折就会打倒;也许她来之后我就不会认真自习,身边的人或许是我以前自习的动力;也许她来之后我就不会节省,我会为她付出很多;也许她来之后我就不会有时间看看喜欢的书,写写已经遗忘的代码,背背惨无人道的单词;也许她来之后我会把时间花在聊天上;也许她来之后我就没有顾及美丽的权力;也许她来之后我就没有享受友情的时间。

我真的很害怕。我害怕变得想法实际起来,我害怕理想主义的幻灭,我已经决定做个出世的人但是必须为她做到承诺;我害怕我的不足,因为这时候我的不足已经不是我的了;也许我会害怕我的懒惰和没事咬手指的习惯;也许我会害怕没事哈喇的臭毛病;我会害怕我的不正经和不安静;也许我会害怕暴露我的浮躁。

我真的很害怕。我不知道前面有没有更好的稻草,又怕失去这棵似乎好的稻草。我追求的完美也许无法实现,但是我仍然相信;我害怕这样的矛盾。我害怕身边的变化,我害怕和身边的人们脱离。我害怕梦想受到阻挠。

我真的很害怕。

我不能控制我自己。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挑战

挑战杯,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参加这个东西,可能是因为不想当个专业的coder,拒绝了ms或者Google、ibm的比赛,或许是被它的奖励所吸引。然而我甚至还不知道要做什么,需要用什么,我也不知道我现在的code能力已经被腐蚀得还剩什么,甚至我怀疑,这比赛对我有用么?我甚至觉得完全可以拉个团委的内线然后直接保送到全国比赛之后再黑幕到一等奖。但是这有意思么?

我很失落,因为,时间。

1 Comment

小论挖墙脚

前几天和心理咨询的老师讨论起挖墙脚(指抢有男朋友的女生,下同。如果你觉得女生挖男生的墙角也可以通用那么请对号入座)的事情。一直没很冷静得思考过。虽然从"道德"上说,我似乎觉得不应该这么做,但是需要慢慢静下来想想。

首先我很愤怒的就是有些人因为寂寞而恋爱。如果你寂寞,可以有很多方式,例如打球,上网,游戏,或者进城。但是我反对的是用爱情这种神圣的方式解决寂寞。——那么为什么爱情比较神圣?因为我相信其他的列举的仅仅是娱乐方式,而爱情是延续人类进程的程序的起点和奠基,如果仅仅把爱情看作娱乐,我想那些用爱情解决寂寞的人不如去妓院(当然我是支持性产业合法化的)。

所以我很反对某些大二的男生利用大一MM刚入学的空虚期乘虚而入(但是作为善良诚实的我不得不承认我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无奈资源不够,维护我美女毒药的美名),简单的理由就是这样的爱情建立的是在空虚情况下,是建立在解决寂寞的目的基础上,双方都未曾充分了解。而这样的爱情有时候有的感情不是男女之间而是有些父女的情感成分。这样的恋爱失败率会很高,当MM们逐渐适应了,会发现那个男人其实不怎么样……(虽然我还是得承认我是嫉妒了,很多MM在刚入学的时候就被高年级的抢走了……可以看到身边很多不对称的情侣……小小得郁闷一下)。例如软院的那帮仁兄们……就很夸张得包办了大一某班的八成女生,于是大一有传曰四防:防火、防水、防盗、防学长。这样的恋爱好么?我相信,至少双方没有完全了解,便速配上了,这是对神圣的亵渎。当然你的爱情观跟我不一样很正常。

那么这件事情给我们什么启示呢?有些情侣是不合适的。也许很多男女处于想却难以说分手的境地,有人挖墙脚是最好的催化剂。

但这并不是最重要的。

挖墙脚可以促进感情。没错,爱情不是排队,看谁先来后到,但是先来的总归有些优势。很多时候占据优势的人会有松懈的心理。我们可以利用挖墙脚的行为进行督促,这时候,我想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效应,如果很多的墙角来挖,那么这样的爱情在经过很多次挖墙脚的行为之后更加紧密。试想女方经过若干次被挖的抉择之后,选择了最后厮守的人,那么她难道不会更加珍惜么?我放弃了xxx才选择了你啊——通常为了证明自己正确总会有这样的暗示。当感情遇到磨难的时候,总会想起坎坷的经历,挖墙脚和父母的阻拦一样,都是其中之一。所以,如果世界上有很多的墙角,那么会有更多的和睦出现。

挖墙脚也可以帮助两个男方。首先,对于被挖的男方,肯定是有利的不管有没有被挖。一旦有人挖,那种松懈情节便会绷紧,因为有竞争。从反对垄断的原则来说,我们应该倡导竞争。这个理由虽然简单,但是却是核心。竞争的压力必然会促进男方,对于男方来说,防止被挖的最好方法自然就是提高自己。而其次,对于进行挖行为的男方,不论成功与否,都有很大的帮助——成功不用说,失败也不用说。说了就不是"小论"了。

挖墙脚的行为有时候是帮助MM逃离苦海,或者是拯救她。如果她GG不好,那么你挖是件正义的事情,让MM幸福,这样的事情我们每个男生都有义务做。假设你比她GG好,那么让MM选择更好的,从MM角度说,是正义的,因为我们让我们爱的人幸福。从经济学的角度说。恋爱就像买方和卖方,当买方和卖方的价格曲线相交的时候交易就成功了。例如MM即使很pp也不可能泡到金城武,GG再帅也泡不到Twins,而你肯定也很难选择一个长得不怎么样,性格也不好,家境也不怎么样,不刻苦努力的人-—当然如果你选择了我得像您的献身精神致敬。如果当一方的曲线被拖下的时候,就会有不和谐产生,这样的不和谐就是我们说的"不配"。这时候需要挖墙脚的行为进行调控,如果不这样,这样的不和谐就会慢慢放大。所以为了和谐的社会,挖墙脚的行为是应当被提倡的。

当然挖墙脚通常是需要前提的,例如MM的现在的GG不好,或者你比他强,但是通常情况下,一些不强的会被自己打败。

最后希望如果同学们开始挖了,请文明挖,请有风度得挖,胜不骄败不馁,如果没成功请不要用越界的行为,因为失败是经常的。如果成功了,也希望你尊重失败者。如果你被挖了,那么请尊重胜利者,并为他们祝福。

总之不论对人对己,挖墙脚的行为促进社会的竞争,促进社会的和谐,促进社会的发展。所以,男同胞们,让我们尽情得挖吧,我们有权力也有义务挖墙脚,这是我们的责任。

2 Comments

由生命的离去所感

前几天给《生活生涯规划》课写的论文,看着BLOG很久没更新了,也就发上来了。

 

作为一个化院的人,其实应该对生死看得很淡的。天天和致死量以毫克计的化学物品在一起,甚至连女生若想怀孕必须离开实验室一年以上否则很有可能产下畸形儿。人们谈虎色变的浓硫酸滴到手上的事情也是习以为常了。每次上有机实验课,实验老师总会不厌其烦得提起违规操作造成的事故,例如前几天就有个研究生全身烧伤。

在这样一个"危险"的行业里生存,特别是作为一个主动投身到这个行业(我是从软件学院转系到化学化工学院),对生命不得不有些看法。

生命不在乎长短,在乎价值。人的伟大与否不是由他生命长短来衡量的。我们不会记住世界上最长寿的人的姓名,但是我们不会忘记乔治·奥威尔——我最喜爱的作家,年仅47就离去;我们不会忘记31岁就英年早逝的天才数学家伽罗华(当然我觉得即使他活再就点也没什么意义,因为他的数学思想超越当时几百年,多活几十年也没人能理解);我们也无法把40岁便逝世的黎曼开创的几何数学新领域从历史中泯去。

我经常会提到《大学化学》课本里的一句话作为笑话:"氢氰酸,苦杏仁味,剧毒。"当我们用笑的方式答复这位也许很可爱得品尝了剧毒物质味道的科学家之后(假设是位科学家的行为),不得不脱帽向这位科学家致敬,他的生命是很值得尊敬的,他为探索知识献出生命。

这时候我不得不想,或者下个定义,什么样的生命是有意义的?(当然我希望我尽可能得不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潭)。这个问题太大了,如果让我说,我可以写上厚厚一本书。

如果叫我概括一下,或者说用最短的文字概括所有内容,我也许可以用一个字概括:跑。

跑:我希望我们的生命是在不停得奔跑中度过。而不是在一脸茫然中坐着享受。只是我承认,生命的本身就是一张纸,想怎么画随便你,你可以认为一张白色的纸很干净什么不画是最好;自然也可以在上面描绘上一副富商妻子的油画像,让后人瞻仰;也可以在上面涂鸦,并且觉得有艺术;如果喜欢达达主义,这样的艺术洒脱——甚至连艺术也是一张白纸,你觉得什么是艺术什么就是艺术。总之,没有答案,只有你觉得正确与否。

这样说似乎很玄。这么说吧,生命就像是学习,意义不在于每堂课按时交作业,而在于学到知识。那么什么叫做"交作业"呢?

我想,交作业就是奥林匹克金牌之于运动员,诺贝尔奖之于科学家,世界首富之于企业家,高考状元之于学生。我不觉得如果一个运动员拿奥林匹克金牌有多伟大,例如我完全可以在一个鸡肋般的项目中运气很好和一帮全部发挥失误的运动员比赛拿到金牌——这只是游戏,比出一个第一名。这样的第一名成绩可能在别的时候列在倒数第一。相反,更伟大的想法或者是说法是为了追求人类的极限,例如跑出世界最快的速度远远比拿一百块金牌有意义:就像你创造出某个定理远远比一百次考试都拿第一名有意义。

在一场金钱游戏里获胜,在一场考试里拿第一名都没有意义——仅仅是游戏而已。

这时候我发现我得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我们不能为信仰而活着。信仰或者是宗教,很多时候的目的就是让你为了某个"作业"活着。基督教徒一直为了上帝而忙碌,挣的每一张美元都印着"我相信上帝";佛教徒们为了转世受到庇佑,努力造福;甚至资本主义——我们在马克斯·韦伯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里可以看到,他们是为一种叫做金钱的信仰而活着。换个角度,歌手们为音乐而活——但是他们有想过音乐的意义么?愉悦人身心之外还有其他的意义么?画家们为艺术而活——但是他们有想过艺术的意义么?除了美丽还有其他的意义么?科学家们为科学而活——但是他们有想过科学的意义么?除了进步人类还有其他意义么?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这些人们有很多为着某个单词活着,没有想过深层次的意义。

所以,就像这篇文章,我一直没有说是在为某门课写作业,而是想透过这篇文章实实在在得讨论一下生命的意义这个问题。

我想说的是,当一个音乐人在做音乐的时候,不能想着我的专辑可以卖多少张;也不要想着我的音乐可以千古,可以流芳多少年;画家在画画的时候,不能想着的索斯比拍卖自己成果的场面;更不能想着几十年后某位富翁为拥有自己的画而自豪的场景;科学家们在研究的时候,不要想着我的成果可以换来多少的拨款;不要想着在诺贝尔颁奖仪式上的台词……

我只是希望,当我们做一件事情的时候能不断的想着它的意义,而不要为某个虚无的意义而做某事——就像用时间换取货币,看上去和合算,但最后,你用无价的生命换来的只是存折上的数字和一些化学纤维做成的被赋予流通意义的纸头。

写到这儿我不禁产生了一种困惑,我似乎进入了一个圈套:生命的意义在于想象它的意义。但是我立刻觉得我找到了:当我们讨论了很久,最后会惊讶得发现,答案就在身边:生命的意义在于寻找和探索生命的意义:在不断的奔跑不断得寻求中寻找某个未知的东西——那就是意义。

当一个人觉得自己已经找到了生命的意义,那么他的生命已经完整了。

所以我赞赏那位在寻求意义中尝试氢氰酸的科学家,我赞赏为真理献身的布鲁诺,我赞赏黑格尔赞赏康德……他们倒在了奔跑的路上。

当然,这是我的答案,你可以在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内容,只要你愿意。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