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7

尝试伦理学的大统一

那天偶尔想到这样一个奇怪的命题,对于伦理学的某些流派,或者说是哲学里的某些流派,我们可以通过某个命题将他们统一起来。
例如自然主义我们就可以认为是种科学主义,因为可以认为科学的客观性的体现就是自然,
那么理性主义可以认为在客观唯心主义的前提下,自然主义所谓的自然便是上帝的理性,但这么说会令人不那么信服。于是按照我早先说过,我们无法证明用什么样的标准作为理性,例如对你有利或者是正确的事情对于其他人是有害的,那么解决方法是用数学的方法用图论得到最优解,但是事实上,我们用能量最低的原理(当然这里我也只能认为是个假说),可以意外得发现,自然界的自然运行就是这个最优解,所以自然就是最理性的方案。于是就统一了自然主义、理性主义、科学主义,顺便调节了神学院的人们……当然对于精神分析之类的流派,我一直就认为那只是自然主义的一个分支流派。
呼~好自恋那……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Canon

GRE,就像一些寂寞孤独无助的事情一样。
一些寂寞孤独无助的事情,就像GRE一样。

我知道该往哪儿走,但是我不知道我能不能走到,
我不知道我走不到哪儿,但是我不知道不该往哪儿走。

前面的阴霾就和远方的绮丽一样朦胧,
远方的绮丽就和前面的阴霾一样绚丽。

令人愉悦的忧伤令人忧伤,
令人愉悦的忧伤令人愉悦。
令人忧伤的愉悦令人愉悦,
令人忧伤的愉悦令人忧伤。

Open up your Dream,
Open up your Eyes,
Open up your Dream and Eyes.

Dream High,
Dream Far,
Dream Higher,
Dream Farther.

Dream Futher

2 Comments

Fate

今天重听《命运》,此曲对于我这样阳春白雪之人,可谓是遮掩粗俗的幕布,几年前便趁着低价处理的便利,淘来了张卡拉杨的碟,当然,那时候也就知道卡拉杨,当然现在也就知道卡拉杨、小泽征尔、祖宾梅塔而已。
今日却被贝多芬的第五交响曲打动了。
默默得孤独的战斗,在漆黑的暴雨之夜,敢笑苍天,怒吼青空,
雷闪如血,淌汗如注,看淡世间荣辱,唯我屹立于皇天后土之上。
坎坷辛酸,有谁知道,这不要紧,
人生不需要别人的证明,
别人的眼神阻挡不了我们的前进。

我欲用自己的双手,过着禁欲的生活,挑战命运。
我不想让某些未知的东西控制我的人生,
这是我的人生。

1 Comment

From Frenzy to Ecstasy

the veracity of my bicycle’s evaporation consternates the nurd abandon in grueling and humdrum ordeal.Albeit the hyperbole conveals the surreptitious euphoria wraped in subconscious, the reappearence of that gadget plays a placebo to me. Being as a megalomania, the one who knits those recondite vocabulary and mechanizes them into an unreadable episode always vanishes in acrimonious and capricious objectivity, acting imperturbabily with an artificial exhilaration.

Leave a comment

手性的安宁

最近的日子总是淡淡的,暗暗得抹出一丝味道,
这也许叫做平静吧。

1 Comment

K448

因为百合piano版上的推荐,试着听双钢K448。
不过和目前的意境不是很符合,所以感触并没有太多,
最近倒是疯狂爱上某个小曲,过两天修炼出来再说。

其实很久没有用这样调侃的语气说话了,
例如GRE,GPA,GF……G们总是会烦着我,
现在一直病态得背单词,目前看到因为就下意识得想意思
那就很不健康得讲一个误解,
那天一位女生的T-shirt正中的有个图案,图案上写着个单词,貌似是MAST,桅杆的意思,
结果我盯着那个图案一直看,没明白这个生僻的单词写在衣服上看吗,在想这个单词还有没有别的意思……
但是由于盯的时间太长,并且盯的部位很敏感……被那人用看用心不良的人的眼神注视……

嗯,前几天听了变态心理学的课,挺有感悟的,于是准备写些什么,
但是前几天百合上对裸露癖男子的冷嘲热讽另我很无奈,因为同学们对这种变态的行为很难理解,
于是就发了篇呼吁同情的帖子上去。
回帖有赞成的,另外很高兴,
有反对的,但是反对得很没道理,例如“同情心不要泛滥了”——居然成了贬义……
也有辱骂的,例如“LZ是MM的话,被QJ后再说这话,是GG的话,那等你的MM被QJ后再说这话”。幸好这话骂不到没有MM的GG。他其实不了解,裸露癖追求的是女生那一声尖叫,而不会产生性攻击的行为的。
同学们没变态过,当然不知道变态的味道。
事实上,我们对心理疾病的人们的关怀太少了。

算了,事情太多了,GRE,实验,很多实验……继续顽固。

5 Comments

DreamLover

一直幻想着那一刻,洗净铅华,破茧而出。
一直默默的蜷缩在某个阴暗的角落,
会为阿西莫多哀怜,
会羡慕得到贝多芬倾顾的爱丽丝
会哀伤那位伊人。

我要为你弹奏一曲我最喜欢的曲子
让音符渗入你我
让节奏融化心灵的隔阂,
让流彩滑过天边,
落进云彩中,
也许那里,才是我们的家园。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