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11

妄念

前几天,一只小蜥蜴迷失跑到我的浴室,翠绿精神,颇有灵性,古之高僧把这些小动物昆虫叫做例如蛐蛐菩萨,蚊子罗汉之类,大抵有佛缘,我深有感触,便令其自生。之后数日常有照面,那日却见其撑扶于地上,相比是饿了,拿了些菜叶。次日却见其身体干枯,大概是了结了。顿时非常沮丧,生命的结束如此突然,但想到它不虚经历人类的纷繁复杂,也是一种大幸。
我曾经以为能看淡身边朋友的离去。毕竟古往今来,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潮涌动,不知归宿。然而我却错了。一如既往的失去了朋友,却竟然有失去生活的感觉。也许是一种习惯,当习惯了的东西改变了哪怕万分之一,便是万分之万的不适。没有人能一直听你说话,没有人能一直听你说你怕为人知的一面,没有人能一直宽恕你的妄念为你指明前路。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这些年,我正在追的女孩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一部很平淡的电影。却因为勾起这一代人共同回忆而火。简单地说,年轻时候追女生,大概就是一股冲动,文艺青年专业属于叫做悸动。

大概以后我可以可以拍个电影,就叫做《这些年,我正在追的女孩》

过去的就过去了,让未来到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