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October, 2006

为小百合工作室祈祷

也许明天将决定我们工作室的命运。

祈祷。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One More

Copious drudgeries maintain equanimity constantly, and faultfinders fawn me as a libertine.

The nugatory libretto goes like a prey pretensioning his presumption.

Sanctimonious throwback is imprinted with impromptu benison.

Bellicose conspiracy consoles equilibrium epilogue with epitaph heckle a humane impuissance.

Days flies, clapping its wings.

Leave a comment

可遇而不可求

有些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我到处在找,

找不到,

可遇,到什么时候。

Leave a comment

她飞走了

她走了,永远。

Leave a comment

遍插茱萸

一向要求不能群发短信,花了半个多小时给近百号人炮制特制短信,

只有一条没有回应,

等待。

Leave a comment

电脑冰冷的味道

最近疯狂喜欢上《我要我们在一起》。
李泉的歌真是没话说,原唱不加评论毕竟这首歌别人唱会更火。
超级喜欢背景的钢琴曲。
可惜某些没有音乐细胞的人只能望尘莫暗自神伤。
用midi做出来的音乐令人失望,
电脑冰冷的味道,没有忧郁感,没有不羁的嬉笑,
严格得按着拍子,
精确得让每个音用一样的音量从声卡里发出来。
嘻笑怒骂。

Leave a comment

ABOUT

自修的时候开始异样的幻想。
事实上我们的身体不属于我们,譬如我不能控制心跳,不能控制激素分泌,不能控制下意识的活动,不能控制梦。我的大脑,我的意思控制不了完全的我。可笑,这样的我们连自己都不属于我们,那么康德所谓的“自由是人类本性”这样公理性的废话似乎就是和黑格尔绝对观点以及光速不变一样,属于理论的假设基础,可悲的是,当我们都不属于我们,那我们追求所谓的自由又干什么呢?
可是自由是什么呢?不是政治上的言论自由、表达自由、免于恐惧自由、免于匮乏自由——所谓罗斯福的观点;也不是自由意志者的消极自由;也不是马克思的积极自由。对不起,我不知道,因为我不知道我自由不自由,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的东西是什么味道的,就好比你问我什么是恋爱。我们自由么?我想得先解决前面那个问题。如果这样,我宁愿相信康德的话,但是是把那句话当作定义:自由,就是指人类的本性。但是人的本质是什么?我之前说过,人是一堆化学物质。那么我们做什么事情之前必须遵守化学定律。我们做事情需要的是一个指向,这个指向是什么呢?熵。对不起,我不知道熵的变化是我使然还是自然使然——假使目前我相信斯宾诺莎的非人格化的自然神——如果这样,我宁愿相信后者,毕竟,做出这个选择也是一个指向,我不愿有什么递归,况且我找不到递归的出口。如果这样,那么我相信了自然使然,也就是说我们这么做,我们做什么,都是自然引导的。那么,自由是什么?或许是自然的本性?是一系列方程使然,那么我们让2x=2得出个不是1的解么?那自由——就是一陀狗屎。

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