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11

青年导师的倒下

我记得我小时候总会有些人物,铺上高帅但是不一定富的形象背景,因为那时候还没有那么物质,然后聊聊描述上做的一些信手拈来事,便是楷模。所以我至今还很不解为什么赖宁能成为偶像,在我看来,无论怎么样生命比无论怎么样的财产都重要,况且还没有挽救成功,只有为了理想或者为了挽救另一个生命的牺牲才有价值。后来倒下的是三大小学作文的举例人物之一的张海迪,她的事迹因争议而略,党报大力宣传某人身残志坚,暗示多数残疾人应该不坚强,残疾人与生俱来的自卑感更像是多数非残疾人与生俱来优越感所致,某些的关怀更像是高高在上的施舍。到了美国以后,身边多了不少残疾人,但是每日翻阅党的喉舌报刊都没有啥残疾人身残志坚的报道,大概美国残疾人都是身残志残吧。

还好最近倒下的是李开复同学,虽然多数人认为他是一个教育届的奇葩,偶然跨界到it届横刀。然而他毕竟cv躺在那里,犯得错误就是小小的吹了牛,然而在国内这样的情况下,把中石油佛罗里达州干事威尔市傻啦吧唧路加油站总经理简称为中石油海外总经理这样的事情也不以为奇的情况下,李这样的吹牛比圣女贞德还纯洁。和开复同学比,唐骏老师的简历才真的开腹了。

以前小时候看无数科学家的专辑,误,是传记,过程如此简单容易预测以至于和奥特曼名侦探柯南一样进入模版模式,a小时候天资很烂,在校被同学群殴,在家有良母教导,然后一用工,哎呦,就拿诺贝尔了。后来知道,爱因斯坦小学时候只能口算微积分,天资是够烂的。前面的哎呦二字,绝大多数不是直线的。

简单的说,没那么简单。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