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07

你像一颗星星,如此美丽
远远得,
我望着你
你却望着夜空。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流年不利

真不知道得罪谁了。最近心情很不好,不好得很愤懑。这样的生活真的很难受,很难受。
上学期每天起早贪黑,每天筋疲力尽,谁知换来这样的结果。
下午去核查物理的分数,因为老师不在而没成形。但是我已经对我的分数很难过了,如果是这样的话,这门课我付出的真的很多,我可以问心无愧得说我应该拿90+。我只有祈祷中间出了什么错误并且可以很快得改正,不然,看到只有50来分的试卷我真的不能承受,按照我调侃的话,能考这个分数还是不容易的。
看得毛概那么低的分数,我只想紧紧得叹息,每次都是这样,我付出的真的很多。每堂课我都认真听讲、作笔记,然而最后却还是输给那些一学期只看一天毛概书的人们。这不是分数的问题。我很难过。
真的感叹寝室里那些终日看电影和小说度日的人们最后的学分积因为软院的无力而都可以轻易得超过我,
真的感叹连西平清场的人都人士我的时候却只换来这样的结果。
如果说是方法不对,那所谓看一天书就拿90+的就是好方法了么?那所谓上课从来不去点名叫人点到就拿90+的就是好方法了么?那所谓通宵达旦背然后就忘就拿90+的就是好方法了么?那所谓网上找篇论文然后注上自己名字然后那个90+的就是好方法了么?放屁!
犬儒主义盛行的社会难以容下纯粹的理想主义者。
真希望有人在我睡觉时候注射点麻醉剂让我永久地睡着。

2 Comments

说句实话吧,最近挺难过的

知道上学期的成绩,很糟糕。虽然有一门我有些怀疑是记分错误,因为根据这门课的计算规则,我期末只考了50分,正在勘查,但是结果都很不理想。
事实上我的机会成本太大了,拿着软院的奖学金和自认为很有的计算机天赋,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只为了实现人生某些微不足道的理想,然而这样太恐怖了。
这几天在准备GRE的作文,真的很没信心,看看别人的文章,有些看懂了,但是,落笔就不一定了。所谓的红宝书也有一天没一天地背。还得被逃不掉的实验折磨,为可以逃但割舍不下的专业课以及挑战杯忙碌。
 
把爱情看淡了,觉得它会来的。
把爱情看浓了,因为我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来。
买来带Maxwell的纯咖啡,等着调制,
想象微微的暖水中冒出刺激毛孔的味道,
似乎就在眼前。
 
青春的年少轻狂,纵然回首,
但愿不曾有悔。

4 Comments

一个疯狂的举动

真的,这太疯狂了。
我以为我会罢休的,自从她去了以后,
但是我还是放不下,
但是这样的行为太疯狂了,
可是那是她。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