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7

终于想哭

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这样
绝望
不想把大学生涯耗费在这样的考试中。
但是不得不。
想哭,
又没有用。
惶惶不可终日。
比别人付出得更多
结果却更惨
我想哭。
真的。
Advertisements

3 Comments

zz第十届全国量子化学会议

      由中国化学会主办、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承办的第十届全国量子化学会议将于2008年5月30日至6月2日在南京举行。会议议题主要有:量子化学理论和计算方法;分子、团簇、固体等的电子结构和谱学计算;催化反应机理、分子激发态和光化学反应机理的理论研究;各种材料的结构与性能关系及理论设计;反应动力学理论和应用;量子化学和分子模拟在生物、环境和能源等领域的应用, 及其它理论与计算化学相关问题。受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化学部的委托,会议期间还将邀请部分专家学者参加 “理论化学的发展趋势与前景展望”研讨会。

      本次会议目前暂时使用南京大学化学化工学院的服务器, 网址为chem.nju.edu.cn,正式网址为www.10thqc-cn.org,网上注册将在十一月底以前开通。敬请有意出席本次会议的师生留意网站更新                        

第十届全国量子化学会议筹备组

7 Comments

郑重得投上弃权票

有时候觉得一个人太有原则是件很痛苦的事情,然而如果不痛苦也就不会有那么多人不会有原则了
最近鼓楼区的投票就是这样的。我不愿让别人帮我随便一扔我的选票,于是便跑到投票处,参与了很形式的投票说明会,然后被要求投票,三个人里面选两个做鼓楼区的代表,很不幸,这三个人我没有一个认识。我很不愿意根据第一印象(例如名字——当然如果按名字选举,地球上的人类都会对我的名字感到厌恶,特别是华人,因为会觉得我的名字令他们显得文盲,我只能说这又不是我取的——)来进行任何有意义的定夺。对于由原则的人,例如在道德上严于律己的本人,最好的方法就是投弃权票,于是我就按照格式,什么都不写,郑重得投上了一张弃权票。
注意,弃权票不等于不投,不投也不等于投弃权票。简单地说人家统计的时候例如1000个人,600人没来,400人投票,其中1个人投了弃权,那么最后公布的结果是有效票数400,300票投a,99票投b,1票弃权。根据规定,得到50%的有效票数的人才能当选,所以这样的情况下,a拿到75%,是可以当选的。但是如果那600人都投弃权票,那么结果就是有601张弃权票,a拿到了30%的有效票,所以无法当选,此次投票无人当选。
当然在某些诡异的国家里,这样的情况毫无意义,如果a无法当选,那么就会再召集大家投一次,直到有人拿到50%……而且在某些诡异的国家里,这样的投票不会公布结果的,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而且投票上还可以自己写自己提名的其他人选,这样有意义么?没有吧,如果有人写个王伟,天知道你写的是那个王伟,鼓楼区那么多这个名字的……那我怎么显示我要选这个王伟不选那个王伟?在诡异的国家里还是比较困难的。
我不知道这些候选人,即使有介绍,那也只是文字的,枯燥无味。即使如此,即使某人很优秀我也无法知道他执政能力或者执政理念是什么,我选他会给我带来什么好处没有,例如有人说如果让我选他,他就可以改善南大的宿舍条件,或者增加南大的科研经费,哪怕就是说改善食堂的伙食也好。可惜没有,在某些国家里,候选人只有简单的简历。
既然觉得讨厌,就遵守自己的信条,遵守自己的原则吧。

3 Comments

聊什么聊,很无聊

很讨厌现在是生活状态
一整天都人很不舒服,似乎是感冒的先兆,虽然说这样的小病不会碍事
但是,我不喜欢
生活越来越无聊了,被实验报告折磨,被考试折磨
形式化的报告会占据比实验还要长的时间来写,而最终的结果会告诉你,只要字写得好,什么都不用怕了。
我十分厌恶考试,为了准备结构的考试,我不得不放慢学习量化的脚步,而前者是后者的子集,不得不放低眼光重新看前者,这就像吃饭了之后还得吐出饭来喝粥。

10 Comments

No bel

    又是一年诺贝尔奖。出于科学工作者的习惯,会对诺贝尔奖的揭晓格外关注,特别是化学奖。没错,很明显,诺贝尔奖是诺贝尔同学设立的,江湖人称炸药奖。
化学奖颁给了表面化学,只是我个人对那个方向不是很了解,不过听某老师说此人牛到被引用次数最多的20篇paper中第20篇也有200多个引用,要知道教我们结构的老师以一篇文章被引用了接近50次而自豪,第二高的是13次引用……
    物理奖颁给了巨磁效应(GME似乎是这么缩写的),在磁场变化下电阻发生变化,所谓巨磁,就是变化特别大——也就是从0.5到1而已……变成了两倍,真会取名——不过和平时变化1-2%,那是很大了。
    经济奖给的叫机制理论,似乎是说机制的改良机制,也不懂,只看明白个表面,解决了亚当斯密的理论过于理想化的地方。
    文学的不好评论,否认自己是女权主义的女权主义女人。搞女权主义的女人一直很可怕,首先因为这样的倡导容易让人有些怀疑。类似在网上搞投票,问大家每周放几天假最好,那肯定几乎百分之百的是7天,因为倡导者是受益者。其次女权主义的存在就是对女权最大的蔑视,正是说明女权需要大家关注,例如世界上没有左撇子主义(其实有一些社团性质的组织,但和主义还是有区别的),因为没人觉得左撇子在找工作、学习过程中收到歧视。虽然我是个赤裸裸的  (此空格目的仅仅为了让大家不要乱想)女性主义者。
    生物不懂,和平大家都懂,数学没有。
    然而我发现多数人都很关注诺贝尔奖,特别是我周围的媒体。总是有这样那样的评论说为什么有没有华人拿诺贝尔奖呢?

    其实,我相信,或者预言,除去华裔,在20年内中国科学家也就是我们这上代人肯定可以有人拿诺贝尔奖(这个数字是比较粗糙的,诺贝尔奖的颁发具有极大的滞后性,而且滞后多少不可知,例如爱因斯坦1910年就被认为可以拿奖,结果拖后了12年,其余例如芭芭拉麦克林托克的理论40年后才被颁奖)这个预言仅仅限于物理、化学、生物和医学,以及经济(虽然这个最不可能)。然而事实上我更相信,这个中国科学家和中国没有很大关系,仅仅是一个拿着中国国籍的“美籍华裔”,其绝大多数成就和科研成果源自美国或者欧洲工作,和中国在科研上几乎没有任何关系,只会给人以中国科研水平、综合国力强大的错觉。

    答案很简单,我们为什么搞科研?是为了拿奖?是为了光宗耀祖?是为了80岁的时候娶一个20岁的lp?no。
    诺贝尔奖的目的是什么?虽然有人说已经背离了原先诺贝尔同学的遗愿,但是基本目的不变——鼓励科学发现和创新。
而科学的目的在意探索。
    从这一方面说,但在意诺贝尔奖的时候,科研的目的就已经不单纯了。当工作的时候,想着这样的去拿奖或者沽名钓誉,就混杂了科学的目的和意义,黄禹锡同学就是个反例。
    绝大多数诺贝尔奖的获得不是冲着诺贝尔奖而去的。中国曾经的牛胰岛素就是个例子。曾经,中国在某某主义某某某某的领导下,希望得个诺贝尔奖,然后动员几乎所有全国著名有机化学家,像规划探月计划一样全民动员,用很无聊的方法(怎么说这个无聊的方法?这就像一个人企图用米饭捏成一台1:1的“飞机模型”一样,理论上如此简单,只有重复劳动),果然,花了几年,得到了一个有生物活性的有机物。后来想申请诺贝尔奖没成功,然后说因为申请的人太多了。这是纯粹自欺欺人。诺贝尔奖不会颁给一个体力劳动者的,之后的某年,就立刻颁给了一个快速合成蛋白质的方法,用这种方法那个胰岛素只有几个月甚至更短。
    走路的方向就错了。
    科研不是比赛。
    我们总是喜欢用奥运金牌的眼光看它。奥运为了什么?它只是竞技,拿奖牌证明比别的国家强似乎只有政治意义。只有对于那些目的于挑战极限的人,那才是奥运精神——从全人类的角度看——例如破100米记录的人远远比只有一堆搓人参加的奥运会100米决出的冠军更有意义,虽然记录不是奥运会上的,但仍然充满奥运精神——挑战人类极限。而人们特别是某天朝国的领导,更希望一枚金牌而不是奥运精神。
    Ok,没错,诺贝尔是个很重要的奖(prize),但是他不是奥运会金牌(medal),他不是几百号人拉出来按照某个标准(例如science,nature发表的文章数),然后给出评分这样的比赛,他只是评价,他不具公平性,不具客观性,一个重要的发现,可以抵得上十几篇science;相反,奥运金牌也可能在一堆这个项目中的搓人产生,这样的奥运金牌,除了竞技目的,在突破人类极限上,没有任何意义。。
    爱因斯坦不会在意诺贝尔奖,相反,诺贝尔因为没很多次给爱因斯坦而备受争议,因为这只是一个prize,不是medal。诺贝尔奖励的是一瞬间的闪光,而奥运金牌则是几十年的努力。所以光努力觉得不可能可以获得诺贝尔的。
    不要关注这个奖,视角倒了。
    如果有一天,人们在意的是一个伟大的创新,伟大的成果,那么就会发现,这个成果会“不小心”得诺贝尔奖的,那是诺贝尔奖的荣幸而不是获奖者的。

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