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ne, 2007

Les Adieux

Les Adieux,告别
贝多芬的最著名的钢琴协奏曲之一,
似乎很欢愉。
香港十年,
嗯,其实这两年来我努力回避这个地方,
如果本来的话我会怎样呢?
呵呵,没有本来。

今天开始放假,
我的CM旅程也开始了,
量子力学的入门的确需要些功夫,
没有一定的线型代数和物理知识,估计很难看懂。
这也直接解释了我为什么今天才能看明白些。
把线型代数的知识能用上,
这显得我大二上跟着软院上数学的决定是如此明智。
能弄懂薛定谔方程也是很有成就感的事情,
dirac表达式,
还有波函数,
很神奇。

在路上行走,或者奔跑。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

FMiaoZ礼赞

今天考完有机那一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非一般的一年终于过去了。
大一、大二的课加上GRE,是正常人大二的三倍……
终于熬过来了,
曾经平均每天上网30分钟,
曾经连续4个月自习到11点以后(本记录仍然进行中)……
太不容易了,
怒赞下自己~~~
将近一年没有歇歇了。。。
Impossible is nothing~~~
 
今天看到了自己在鼓楼的新宿舍
唉……没话说了。

Leave a comment

进步,一点一点,我看得到

晚上冒出心思想看看成绩,结果出来了三门。
有机和大化的实验都有不同程度的进步,不用说,因为我感觉到我的进步。
是的,我从那个连煤气灯都不敢点燃的小孩子正在努力成长,当我搭仪器的速度越来越快,当我即使没有比照也可以剪出合适大小的滤纸,当我熟练得用油浴蒸出产物,我看到了我的进步。
记得在琴房的时候,每次最愉悦的时候是将要离开之时,看看自己今年有征服了那条,我对自己说,每天进步一点。
也许这几个分数和那些强人比起来差多了,他们甚至对90+的分数习以为常。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比呢?对我来说,我正在成长。在这个院系里,有很多人从高中就开始搞竞赛,他们脑子里都是化学;有些人的一家都是搞化学的,从小就灌输这些思想。而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比呢?我的父母都不是搞教育的,我从小就爱好计算机,几乎化学就是用了几年时间玩票,但是我在成长。
成长,我看得到。
我不会成为门门成绩都是95+的强人,但我会让我的成绩单上记录我的成长,我会告诉你们,大学里除了知识,我还学会了能力。
每天进步一点。

Leave a comment

Reborn

今天没什么大事情,
准备考试。
今天吃了学校食堂的酸菜鱼,味道和价格基本成正比。
晚上在教超遇上停电,
黑暗中在一群人堆里,感觉挺A的。
常年奋战在八卦第一线的我今天才知道蛋有男朋友了,唉,战友又少了一个。
理性的痛苦在于用了一天时间痛苦的思索,人为什么要过生日呢?
这个问题我在去年就思索过(见本BLOG),今年没有任何进展。
唉……
突然对某位同学有了感觉怎么办?……

Leave a comment

生日快乐!


祝FMiaoZ小朋友生日快乐!
我要许愿了:
1、MM,一个就够了。
2、Offer,很多offers,很多牛校的offers。
3、世界和平
4、人类的自由和解放
5、再让我实现很多愿望……
………………

3 Comments

理性有多可怕

佛说,这辈子葬你的人,就是下辈子娶你的人。
。。。。。。
很催人泪下的说——

但是……当我们用理性的头脑思考这句话的时候,这句话似乎并不那么正确。
假设这个结论成立,那么我下辈子要娶个人难道不是一定要这辈子找个人葬了?不然下辈子打光棍?
    ——————其实这个并不充要,其他行为也可以导致下辈子娶个人,但是估计有优先级。
那么要是一个人被挖出来又埋进去,算谁的呢?
    ——————修正理论吧,以第一次为准。
那么要是一个人被一群人埋了,又算谁的呢?
    ——————再修正,以第一个放进去的为准。
那么要是一个碎成好几块了,又被几个人分头放进去了,算谁的呢?
    ——————继续修正,以第一块为准。
那么要是盗墓的呢?人家天天挖,又天天埋。
    ——————继续修正,以第一个为准。
那么要是是我后辈比如我女儿或者我儿子葬的呢,难得不就乱了?
    ——————嗯,提出阴间辈份不守恒原则。
那么要是是男的葬男的那?那下辈子不是……
    ——————嗯,提出阴间性别不守恒原则,下辈子男的不一定还是男的。
那么暴尸荒野呢?
    ——————嗯,那下辈子打光棍好了。
那么要是葬我的人以前葬过别人了,怎么办?
    ——————嗯,这还不简单,那个人会离婚的……然后投入你怀抱。
那么这辈子一个女人做小姐了,那上辈子怎么解释?
    ——————嗯,以第一次为准……
好吧,那么佛应该这么说:这辈子第一个把你第一块放进去坟墓的人,并且满足你是他第一个葬的人的条件,在阴间性别不守恒,辈份不守恒的条件下,并且没有优先于这个导致红线关系的行为,很有可能下辈子娶你的人并且以第一次为准。

1 Comment

小小得释放下以前比较保守的所想

很早以前,我很奇怪得责问,如果这个世界是神制造的,那么他为什么会制造异教徒呢?例如如果我是神的话,我应当让所有人类崇拜我。
后来我这么解释的——这叫度量……这就是人和神的区别。
但是认真点,我们设想假设,神让所有人都崇拜自己会有什么结果呢?那就是没有人刚受到自己在崇拜神,就像所有人都睡觉,就没人感觉睡觉是件特别的事情,这样就没有什么区分度了。神就是要创造些反对派,让更多的崇拜自己的人感受到正在崇拜神。
然而,我们再想,如果绝大多数都是异教徒,那么神的行为是对的么?异教徒就会觉得自己反对卫道士的行为是正义的。前面的假设是建立在有神论的前提下的,那么在无神论的人看来,恰恰是相反的。
而前面一切可以说是建立在一些假设上的,但是一个人出生时候站在哪儿派,或者之后站在哪儿有谁决定的呢?集体无意识。
然而,再然而,我们的很多集体无意识是经不起推敲的。
例如原始人怕猛兽,传达到我们这儿对于猛兽的敬畏一脉相承,但是人类现在怕猛兽么?换个例子,原始人害怕虫子,很多有害有毒的虫子,传到到我们这儿表现为女生看到毛毛虫下意识得尖叫,但是这样的尖叫有理性依据么?毛毛虫和女生到底谁怕谁?心理学中固有的一些“原始病”例如谈虎色变、谈蛇色变来源于此。
而事实上例如人类死于猛兽的几率远小于汽车,为什么没人先天就谈汽车色变呢?
所以我建议人们对一些集体无意识进行下检讨,看看有没有理性依据呢?
例如尊师重教、例如孝敬父母。。。。。
在此只能用点到为止的方式进行诱导。。。。。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