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February, 2006

愤怒着愉悦

早晨起来,外面果然变白了。
春天的雪,还真是少见,
这样的雪
会让你
想到什么呢?
大一的一场雪,
和当时还不认识的ZL和pink同学们打的不可开交,
那是小时候的事了。
去年的雪,
下得令人麻木。
想必北方的人们对雪已经没有激动之意,
从广东来的那些人们,却应当有些兴奋。
窗外星湖
已经有点滴的人们,
在喧闹,
和点缀。
如同雪一般,
在我的眼中,
占据一线。
 
想到另外一班的马哲课,
有人张狂得谩骂马同学,
说马同学是谁我不认识。
同情得望着他,
一个人你不认识,
有什么资格评价他?
 
当当的效率真高,
一个星期就把货送来了。
败了100多。
 
还有件愉悦的事。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崩溃的平方

asp 0201
脚本问题
据说是绝症
要重装系统才可以。
本来打算就此放弃asp,
结果团委的服务器不支持asp.net。
那就重装吧,
刚好看到文章说Mac OS+Linux+Windows共存方案
那就实践吧。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
但不唯一,
因为假理有时候也可以被实践检验出来的。
英语课老师好奇得叫我们猜想“中国50年后会变成什么样?”
我第一个想法就是50年后还会有中国么?
班上的“好孩子”们想法还是幼稚的,
比如中国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
台湾回归、
中文成为世界语言……
最后最乖的刘同学提出美国和日本将成为中国的一部分
而且是“OF COURSE”。
冷笑两声,
就像我向身边的人提出多夫多妻制他们令人崩溃的回答:“那计划生育怎么办?”
你会发现,和你不住一个境界的人辩论是多么无奈的事情。
就像那个新加坡的兄弟说的:英语课上,他们那说着Singlish的英语老师会把他标准的英语纠正过来。
难忘超级经典的离散老师讲的笑话。
如果按着逻辑来,
好孩子们的推理是正确的,因为前提就可能错了。
前提逻辑错误的命题,无论推理是什么,推理过程都是正确的。

Leave a comment

如此陌生,如此熟悉

社联的事情委派了两个人帮忙,
学生会十大歌手的报名页面的事情新人跟上了,
学得挺快,
我可以休息一阵了。
不过学生会的主席可能不切实际得要求10天之内做出一个新的网站……
当即崩溃。
反正你要我明天交出一个我也可以……
今天自修打水的时候看到一个人做“实验”
那个饮水机显示的是100度,但是有个打水的人呆着不动,
边上的人以为水有问题,也在他边上呆着。
我看着呆了,
上去打杯水,
原本呆着的人立刻跟着打……
真是的……容易被误导,没主见……
今天对APPLE彻底折服了……发现itune一个鲜为人知的功能……
如果新添加一批歌,
这时候如果本来是随机播放“所有歌曲”列表的,
它会自动变为顺序播放这批新添加的歌……
这个功能太体贴了……
特别是每次我新添加一张专辑之后……
苹果人性化得也太夸张了……
不过随着ipod的平民化,
下次买MP3的时候我不得不考虑买别的牌子。

Leave a comment

有些进展

最近的理论体系有些进展,
弗同学的某些观点还是可以接受的,
马同学的某些观点保留意见,
不然我就是法兰克福派了。
昨天发现自己的理论推理出了实用主义的痕迹,
譬如既然认为我们现在的科学是否是真理是不可知的,
那么只要在现有的实践范围内适用就可以当作真理了。
有些东西是一定要学会的,
譬如思考,
不过这个是哲学问题。
某个同学说过世界上所有冲突都是世界观的冲突,
马同学也有话说就是历史上所有冲突都是阶级的冲突。
这两句话不矛盾,
前面是微观角度
后面是宏观角度。
归根结底还是符合我的一统的理论。
从微观角度,
两个人的矛盾是对世界理解不同,
所以我觉得,
不能强迫别人,
所以一直没有和别人有矛盾~
对某些理论有了小小的发展,
关于熵的观点还需继续研究。
恩格斯同学曾经批判过我支持的理论。
继续探讨。

Leave a comment

某些事情,某些悲伤

有人去打工,
感觉不喜欢,
得不偿失。
有些勉强,
好难过。
担心支柱的崩溃。
今天浪费时间帮网科搞小册子,
不看好,
工作室出过一本,
无论质量、声誉都好过学生会,
而且人家是免费的,
达人们都为册子提文,
下周三还有个报告,
就是介绍这个的。
所以感觉网科部那本
不好。
百合文化节?
内部消息。
值得期待,
说说而已。
案上有张谱,
《童话》
于是,音乐随后浮现。
自我欣赏,
就算没有人为我鼓掌。

Leave a comment

离开

做好网站就退出,
对话那边的人看不到我悲伤的表情,
和话中蕴涵的苍凉。
社联,就这样要离开了,
就像我说过的,
每个人的退出,
多半是为了抒发一种不满。
可能刘同学的离开对我有些影响,
据说梁同学也有离开的打算,
这个部真的快分崩离析了。
让它自生自灭吧。
我累了,必须做个选择。
就像我的梦一样,
渺茫,但是还是存在的,
于是,
不顾一切得追逐,
抛开所有。
留恋,
或者习惯每周四在南平自习,
迎来例会,
或许,
不会再如此了。
如果可以的话,
我相信我的选择。
今天挺难过的,
不知道为什么,
反抗留恋。
其实我本来想让网站开始宣传的时候退出的,
那时候网站还没完成,
但是宣传却已经出去了,
幸灾乐祸的感觉~
不是这样的人,
真担心看着宣传部分崩离析而不忍心,
会回心转意。
有时候觉得自己仁慈了点,
这不是优点么?
现在觉得,优点有个屁用。
有些事情真的,
不是比优点,
感性的事情不能用理性解决。
不能用单纯的逻辑符号解决所有问题。
不能解释很多不公平的现象,
还有命运。
我讨厌被人掌控的感觉。
一天花16个小时学习,
疯狂么?
这是我的选择。
Everything that has a beginning has an end.

Leave a comment

技巧

隔壁寝室的理论派说,在女生面前不能表现得太聪明。
基本觉得这个比较重要,
然而既然觉得自己是个百科全书式的人物,
单纯把这类事情当作竞选干部……有些理论是错误的。
就像马同学某些错误。
在我眼里马同学不过就是一个宗教领袖。
检讨自己,
作为一个道德上严于律己的人
做了些猥琐的事情,
这里深深内疚一下。
我做了一个选择,
但愿我能实现我的承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