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November, 2006

夜,如此惨淡

总是想在别人面前摆出一副乐呵呵的神情,也总是装着自己很猥琐,万事但凡女生便是优先考虑。

然而自己真的很累了。这段过去几乎和我的现在截然分离。然而我不愿经常提起,这样的提起略微带着讽刺和炫耀。

昨晚又写了篇文章,大抵纪念已经逝去的事情,细细算来,第八年的时候已经很没有感觉了。

然而昨夜又梦到她了,不幸是我一如既往的矜持,正如让她一如既往得离去。甚至有些庆幸的成分。

我也不会发表那文章,不想让别人理解。

 

只会在昏暗的日光灯下,泡上一杯速溶咖啡,自己品尝苦涩的滋味,这样的心境,令人窒息。抛掉一切表情,挂上耳机,逃离这烦闷的地方,露出不懈的眼神维持自己残存的自信。

无规则得敲打文字,注视光标的闪烁,沉思着空寂的生活。

在黑暗中游走,连路灯都在躲避着我。只有那凹凸不平的路上沉积的水沟,施舍点短暂的光线,给我生的希望。

冷漠的人群对我的存在视而不见,仿佛是个上帝的秘书,记录人间的疾苦,无能为力。干涩的空气发出鼓噪的声音,时不时狂躁的惊叫是人们饕餮着不值一文的铜臭。

或许我似乎注定是一个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失魂落魄的野鬼。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关于这个为什么(二)

二、为什么离开软院

首先说说软院和计算机系的差别。简单的说,就是化学系与化工系的差别。计算机系的全称是计算机技术与科学系,注意这里有个科学。软院培养的是程序员而计算机系培养的是计算机科学家。计算机系更注重的是算法、计算机的构造、优化;而软件工程着重的是工程两个字,讲的是如果把软件当成工程,怎么多快好省得写出一个软件,是一个纯粹的拿来主义者,注重技术的单纯灌输。相比之下,计算机系更像个好奇的小孩,喜欢拆这儿拆那儿,而软院则是个戴着墨镜的大人,只要手里的黑箱能工作就可以了;计算机系像个建筑师,而软院更像个建筑公司负责人。计算机系更接近辩证法,而软院则是实用主义的卫道士。

从某种角度说,我个人不喜欢实用主义,这样的喜欢虽然是个人逻辑下理性的,但论证起来却是要一本书并且构造一系列理论,(甚至在我理论定义下自己就是一个实用主义者,然而这样的实用主义和我批评的接近功利主义的实用主义有所不同),所以,我简单得用感性的词语。我只是"不喜欢",而不是认为错误。所以我不是认为软院的培养方式是错误的,而是说我不喜欢。任何人可以用自己的逻辑得出自己的结论。

计算机的培养从底层开始,包括电路、单片机甚至物理——据说是为了将来能在量子计算机发展上做些贡献,量子力学也纳入了计算机系的课程计划中。反观软院,除了计算机的必修课例如数据结构与算法、离散数学、计算机组织结构、操作系统外很多都是最热门的课程:XML、.net……的确这样的培养模式很好找工作,但是有没有想过,这样出来,除了文凭,和那些职业教育中心培养出来的人有什么区别?和金陵学院的计算机专业有什么区别?教材是一样的,老师是计算机系出的,或许只有用的电脑不一样,学习的地点不一样。

事实上一个好大学更需要培养的人如何思考,只是不重要。便是鱼和渔的关系。不然计算机知识学得一样,看的书都是《Thinking in XXX》,世界Top10的大学和中国的职业技术学校有什么区别呢?

软院真的是很浮躁的。

这样的浮躁是和他的本质所分不开的。这点我会在后面会慢慢提及。

学风的堕落很明显,走廊放耳听去,全是枪炮声。而在软院4.1就可以拿二等奖学金了,在化院即使4.3也只能拿三等。这是为什么呢?我想主要是由于软院目的是就业,那么学分积相对来说不是很重要,更重要的是实践过的项目。不幸的是很多人只看到前半句,那么全然可以不用太顾及学分了,而简历是世界上最好编造的东西了,例如大一的java大作业——计算器就可以说是"运用spring的GUI采用树和递归手段的多功能多平台易移植的计算程序"……也许是100%的就业率让孩子们堕落了——再怎么样都有工作吗,学习成绩好又有甚么用?而计算机又和游戏、娱乐零距离,很多同学禁不起诱惑,所以可以看到有的人边看电影边编程、边看小说边编程、玩会儿游戏再编程……一切皆有可能。

可喜的是,大二阶段我身边一些同学已经开始发奋了。

软院的培养的人只是会用JAVA,C#,而不会创造JAVA语言,不会创造.net框架。因为软院不会教你思考,会教你怎么用。设想没有惊人的思考和智慧火花的绽放和对C++的不满,SUN怎么会想到JAVA这样伟大的想法?如果不是创新的思考,MS怎么可能面对SUN的威胁而创造造福千百程序员的.net?如果不是GARNETT同学的点拨和GOOGLE的大力推广,XmlHttpRequest还只能在几年前的outlook里找到,哪有现在四处生花的AJAX?

当然有些脑子不好的人会很莫明其妙得说,在某排名上南大软院排名第一呢,你转什么?现在公认软件学院最强的是清华和北航,然后是上海交大,还有一个叫国防科大的学校永远不参加排名,大凡了解国内计算机的人都知道。而南大软件的确很强,但是软院不是计算机系软件专业——他们不是化学系和化工系的关系,他们甚至不在一个学院里,这样诡异的现象跟东大建筑系和土木工程类似。南大软件有孙仲秀院士,虽然那本《操作系统》看上去更像是抄国外的;还有他的老师徐家福,那是和清华杨芙清院士并称中国软件双子星的前辈,据说此人性格刚直,得罪很多人,至今未被评上院士,现在人家已经不屑了。这样的阵容全中国大学的软件方面,也就清华的杨和姚期智这样的组合可以媲美了。但是这两个人和软院没有一点关系。那个排名如果仔细思考一下,可以想到,纯粹是数据型的排名,应该是把计算机系的软件课算入软件学院了,计算机系软件方面的强人算入软件学院了,这样南大软院才比得过人家。再想想那人肯定没来过软院吧?即使来了也没上课过吧?怎么可能有客观的评价?试问一个在办公室里看你的P.S.的外人对你的评价准确还是自己对自己的评价准确?

全国的软院的成立很大程度是被强迫的,所以有些畸形。

大体上全国所有软院的成立都是在政府的"号召"下成立的,为了"迅速培养软件人才,发展中国软件业,实践和理论接轨"。一纸公文,南大有幸被选为首批15个试点学校,全国齐刷刷得成立了无数软件学院,"人才"开始批量生产。这样的成立多少有些奇怪,全国的大学就很纳闷,很多把软件学院当作了累赘,例如山东大学就另外开了个校区给软院,看上去更像个二级学院,当然只是看上去。(这里我并没有很仔细的调查所有大学,毕竟我又不是写给教育部看的)还有一些大学没能分清软件学院和计算机系软件专业的区别,几乎所有的老师都是两个系兼职的——南大软院无疑也是这样的,从院领导到教基础课的老师。而这两个系有区别么?当然有,但不会大到分开成两个院的地步。你有看见哪个学校把应用经济学专业和理论经济学专业分开来么?你有看见哪个大学把数学专业和应用数学专业分开来么?有把化学和化工分开来么?那为什么要把相对更联系紧密的软件工程和软件专业分开来呢?教育部的思路快接近ETS了。

那么这样,教师弄得也很奇怪了,给软院只是代课,真正在上课的也就这几个,这下软件学院和计算机系从教材到教师都一样了,不诡异?而国外比较成熟的方针,或者我认为可以发展的方向是大公司的领导兼职代课,教授型企业家或者白领型教授,边上课边把最前沿的知识传授,那才叫理论和实践接轨。不过据我所知,目前在软院给大三上课有位在卡耐基梅隆大学CS系学习的老师,边接受知识边教受,经常在地球两端飞,这种人很需要,带给学生最先进的知识,符合软院和计算机的本质。

而在经费方面,软院也是比较奇怪的,大三大四比别的院多交10000多,这的确是全国统一价格的。名义上是给学生配电脑,但再傻的人也看得出来。要说设备值钱那么Cisco的路由器和化学仪器的价格不相上下,仪器分析用的仪器都是相当贵的,有的一台就价值软院一个机房,就算贵就算值钱也不能把设备的钱推倒学生身上,那不成了盈利机构了?(说现在学校不是盈利机构还挺昧良心的)据说软院是自负盈亏的(这点未经证实,但至少学校给的资金不如其他院多,放眼全国基本都是这样的),而且为了跑步前进,快速发展,学院就用这样的方法获得资金,每年几百万的资金不是所有大学说给就给得出来的。这大概也是软院急功近利的原因吧。

最后一点,软院的培养计划还在BETA版,虽然内部文件上说是1.4、1.5版……这么说,其他院的培养计划都到十几版了。我可不想当小白鼠。莫非软院继承了google永远的beta的思想?

在计算机行业的浮躁前提之下,成立的目的是"迅速为国家培养软件人才",这样立等可取的目的,履行实用型的培养模式更是浮躁的平方。不幸的是,现在的计算机系也在朝着软院化方向发展,放养望去,电子也渐渐这样了……学会思考。在功利主义泛滥的社会,也许贪婪法可以算得让人接受的结果,在利益和时间上去到最大值;然而多数时候,时间不是我们考虑的对象,真理亘古不变。

今年转系4个的都是软院Top15,所以软院需要想想为什么留不住人才。也许是软院过于封闭:这是它某些独特的地理所决定的;也许是软院4年回不了鼓楼;也许是女生少(?这点我很不同意,电子、物理、化院都不是女生集散系)……

我希望南大如果真心重视软院,那么应该把软院放在计算机系的名下,用计算机软件方面的牛的老师培养,而不是兼职。然后不要孤立软院,毕竟软院的人也是南大的。对于南大而言,这样通过软院的发展可以开始提高自己工学的水平,就像化学系帮助化工系一样,借助自己较强的理论实际慢慢推进一些实际性学科。这远远比工程管理那样白手起家快捷多。

另外我希望如果软院的同学希望趁早走上社会,那么现在起多接触些先进的技术,特别是Vista即将来临和AJAX正火热的现在,什么都看什么都学些,不要驻足于书本,毕竟那是几年前的;特别可以看看csdn之类的网站,那里有很多值得学习的东西;多多增加些实践的内容,建议可以从外面接活,毕竟自己做和帮人家商业做有很大不同,在安全、压力、成本上,完全是两回事,而且这样也可以丰富自己的履历,也锻炼了一些刚学的先进技术。

如果希望继续学几年,那么更应该专注于一些专业课的内容,特别是多些自己思考的能力,把算法数据结构弄得熟练点,像高中那样,多干些坐下来的事情,静下心来琢磨一下书本,虽然落后,但是是最基础的,即使先进的东西很多都是从那里面衍生的。当然先进的知识更不能省,就像学历史的,目的还是为了将来用的。

8 Comments

关于这个为什么(一)

前些日子闭门随便写了些东西,现在觉得没思路,还是发上来了。

转系以来,很多人都问我,问什么转系。在别人看来,计算机是个非常热门的专业,几乎所有榜单上,软件工程师都是最吃香的职业,连精算和物流都自叹不如。而化学则是个找不到工作的基础学科,一提及这个专业,人们就会想到闷在实验室里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手里拿着锥形瓶把液体倒来倒去的巫师,而且这个专业总是与就业绝缘,总是和高考研率和高出国率联系到一起。

一、为什么离开计算机行业

由于对计算机的略微了解,我不这么认为。计算机行业浮夸的高薪之下是更多人在金字塔的底层,在金光闪闪的地位之后是每日缺乏的休息和每日增加的压力。而且软件工程师的确很吃香,那是在国外,因为在这份排名的第二位,是大学教授,只有在国外教授才有应有的地位,只有在某些诡异的国家之内,教授拿着国家基本保证金。在国内,软件工程师约等于工商管理,没错,的确做得顶尖是很吃香,但是没有哪个本科生刚毕业就当老板的。据说计算机的人35岁是极限,便是“三十而栗”。当然学化学的人的工作生命几乎就是一生,记得一位UIUC的教授说起他看到90岁的Pauling的时候,还用“精神”来形容这位老人。

暑假的某天,我想到前几年的一个热门专业:拖拉机专业。这和计算机专业何其相似。高科技的懵懂,几乎完全的卖方市场,媒体的宣传,广告上毕业生酬躇满志的笑脸貌似去拯救地球。若干年后就是如今天了。

对此我相信计算机的热是由媒体操纵起来的。

首先,是网络这种媒体的形成。网络的发展不可否认是目前很重要的,但之所以我们有的人认为是最重要的是因为它离我们很近。相比较而言,很多科技词汇例如纳米技术、生物技术虽然激动人心,但是曲高和寡,不易被人们容易理解其巨大的变化,也许生物技术的提升可以通过菜场芹菜变粗体现。所以很多人选择它因为它离自己近,并且挣钱。然而网络媒体的发展打压了传统媒体,因而,借助其优势,计算机的关注自然上升,给人一种错觉,计算机很热,就像几年前当记者很酷。网络媒体的形成为计算机行业的热起了举足轻重的贡献。

其次,是广告这种媒体的渲染。这里的广告着重是培训机构。就像现在的英语。不妨把英语和计算机联系起来说。依靠两者进行培训是很挣钱的。主要是因为其投资小,弄个教室,搞几台电脑,叫个还行的老师就可以完事了,教材也很方便搞,特别是计算机的先天优势,弄得网路上都是计算机的学习资料,英语也得利,资料比计算机还多。另外一点就是这个好学,不像理化那样伤脑子,只要跟学生说输入某某代码就是什么效果了。更重要的是有种种认证做推动:Microsoft,Sun,Adobe, Cisco的认证……GRE,TOEFL,口译,四六级……,在很多学员看来这是投资,因为有回报。

但你看到有人开化学培训班么?不可能,弄个实验室投资巨大,试管摔破是小事,通常一些紧密仪器起价几百万,得从美国日本进货,肯卖给你的只是比较高级的,最高级的他还不卖,而且通常暂时没货要定购;至于难度即使简单的取代反应机理也不是一般的文科生可以理解的,理科生也很困难;自然更没见过那个机构例如中国石化开设化学等级考试,如果你觉得GRE的SUB和考研归入此类,那还真有……。你见过有人开商业培训班么?有,但这个更重要的是牌子,牌子的宣传似乎价格更高。更多的MBA我个人觉得,参加不是为了混文凭是去混人脉的,几万的一个班不是一般的有钱人上得起的,一个班认识几十号不是一般有钱的人,目的居心很显然。做生意还要培训?我就没见过Gates当年参加过什么培训班。

所以可见铺天盖地的类似广告,选择性得说明多重要。即使再弱智的人也不会觉得英语会重要到多大的地步,最多是比较重要,那为什么这么多人相信计算机会如此热门?想到这儿想到新东方,也想到那个烹饪学校,于是烹饪学校和汽车学校也归入此类。

最后但不是最不重要的,是大众媒体的传播。大众可以看做一帮愚夫愚妇,或者是化学反应里的原子,当作是没有很高智慧或者是无智慧的群体。那么计算机有挣钱和贴近现实的优势。后者前面已经提及,主要来所说前者。

而说到挣钱,计算机行业的钱景只是比较好,毕竟你做到Yahoo!的程度也够了。但是别的行业例如房地产、超市、银行……前景也是很好的。举个例子,很多人知道微软、google、华为但不知道麦肯锡、opera、四大……诚然计算机有很多钱可以挣,但是这个行业的门槛较低,可以挣的人也多,人们常忽略后面一点。例如前两天有人找我做一个调查的网页,据WG说,报价300,另外还有发票……,这个项目我是完全有能力做的,但是学做这个项目的技术只需要一个月,甚至更少(当时我的基础比较好,断断续续得半个月看完了)。软院的人3年学计算机——很多人是从零开始的,就可以上路了,可以到公司上班了。而医学至少要10年才能上路,在国外律师至少得研究生才能开始学,化学的没有高中的基础(例如叫个文科生)去学,崩溃而跳楼的比例基本是80%,还有20%是服毒——考虑到浦口这边跳楼自杀的条件实在很差。学物理、数学、化学、医学、法律的没有读到硕士,基本上只能到中学教书。一方面这么计算机“简单”的行业显得我没什么技术含量,另一方面想说的是,这个行业入门很快。

所以计算机行业我认为,计算机行业的确很热,但更多的是虚热。

4 Comments

不好得不知为什么

心情不好,不知道为什么。单纯不好。

烦躁,尖锐,富有攻击性,顺便想杀人,欢迎寄送实践材料。

想变态,不知道怎么变。

累,

关键不知道干什么累。

 

附情诗一首:

凌晨,更想你,

凌晨十分,路灯灰暗,

心中蹒跚,

思绪婆娑,

那日,随星湖摇曳的你的影子,

为我点缀了曾经的美好。

西风鼓动路边的万籁,

月光伴奏,

合着零落的脚步声,

和拉长的身影。

今夜,想你十分。

然而,

你是谁?

1 Comment

嘿你说,那反应凭啥这种机理?谁推动它这样运动?

Leave a comment

不值得和回忆

课结了,并没有什么值得怀念的。最后的课存留的人已经剩的不多,人们都急忙着跑出去。我也不愿写篇檄文比兴。不幸之中的万幸,结束这件是终归还是令人高兴的,这样的高兴还是值得我去提及的。

无疑,这样的上课只是导向。更多的需要自己做。多数东西就是如此,不愿舒张文章,结了此段。

长大着长大着,就像每天的熄灯。

Leave a comment

静下来,理理思绪

新东方新托的课明天就可以结课了,总算有些时间做些事情该做的事情了,例如写些东西。

一直对于学生会网科部竞选失利的事情有些遗憾。

虽然进学生会的第一天起我就知道我肯定会失败——按照某晕所说的,能力最强的最后最多只能当副的,而我父亲也跟我说过,他的领导承认他能力是特别的强,但是有时候太强了,所以至今近十年没有提升。我知道如果我不是第一选择,那就不是选择。虽然最后看上去是输给了其他几个曾经的战友,然而我宁愿相信是我的个性而不是我的能力导致这样的失败的,向来低调的人或许会吃亏,也许按照也许领导认为埋头干钻研技术的人肯定人际或者管理能力会很差,但是内向的人和不会管理的不能划等号。如果这样的话那我完全可以显示自己技术水平很差,从而让人觉得我的管理能力很好,可是这样有意思么?也许我不是那种蹦蹦跳跳的人,但是我坚信,网科部不是文化部,不是宣传部,不是学科部,需要的不是闹闹腾腾的氛围,而是踏踏实实得做事,网科部更需要的是技术,技术不是一蹴而就的,不是开个例会吵吵闹闹就可以提升的。

记得某位软院同学跟我说过,第一次看到我的时候,觉得此人该是个很内向的人,后来听说我参加了很多学生会和社团,就改变了这种看法。我就回答说,你说的没错,我一直很内向,参加学生会只是为了认识更多的人。然而当在网科部经历了一阵之后,我改变了我的初衷。

我开始秉承那句话“能力越大、责任越大”,当渐渐得学到更多的知识的时候,我就开始想,这些东西能为同学们做些什么呢?很多:同学们电脑的修理几乎没有着落,而网科部提供的服务却几乎没人——包括学生会自己的人在那——知道,而小白们更多的是问稍微不白的小白;即使如此,提供服务的人员亦有很多是小白,从帮别人修电脑过程中获得电脑经验,很多时候重装系统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学生会有很多服务可以搬到网上,即使借教室、体育比赛、公告……都可以,甚至有我的参赛项目。但是有人能做么?学习,需要学习,这不是画海报,不是组织讲座,不是搞台晚会;学生会一直是跟百合工作室对着干的,为什么不能互相借助呢?学生会那本被工作室耻笑的册子和工作室的上网指南比起来简直差远的,WG说那本册子里有他几年年被抄袭的文章。我十分希望借助我微薄的力量提高南大学生的上网体验。

我坚持认为上学期末的策划大赛我们的策划是最好的,不管结果是怎么样,至少我相信,虽然隐约的潜规则让我早就预料到结果。现场的人应该都会感受到哪个好哪个不好,很多我付诸一笑的策划最后得奖了,例如那个广播台的企划——南大以前是有广播的,现在没有了,进化论的原则,莫非时兴复古?很多很多,时间挺久了,记不清了。即使如此,我归咎于我们比别人少一半时间准备,归咎于正是那天乐的离去让我失魂,归咎于我太自私,归咎于我们的意见并没有统一就得上了,归咎于我们太重内容不重企划的外貌——毕竟这不是漫画大赛,归咎于我们太想做得好了,以致于做得太大了。

现在的我在化院成立了网科部,想和学生会竞争,或许真的不可能,我们的人不够多,我们不能有人值班,我们不是计算机系,我们的影响力不够,我们的活动也不多,我们甚至从来没有过这个部,虽然现在学生会网科部的正部做我的副部。但是我想试试。

现在的我开始做一些我觉得有意义的事情,开始帮社联领导网站,毕竟那里可以做的内容更丰富。

现在的我开始帮社团们做些事,开始帮林泉做事,试试能否静下心来学学钢琴。

现在的我开始悲天悯人。

我已经不做我梦想的事了,我只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