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y, 2006

一直很安静

耳机里重复不断得一直很安静
生活恢复了平静,
回到了自习室。
或许对于我们,真的不能做个感性的动物,
我似乎习惯忘记,习惯离去,习惯失败,
最后的我只是个麻木的人,
即使一些失败,也勾不起我一丝难过。
日子,
一直很安静。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我们尽力了

我跟大家说,我们尽力了,我花了几天时间做的flash我觉得很不错。
我们的出现就是种胜利,
谢谢封同学、娄同学、巫同学这几天的辛苦。
真诚得感谢大家,
我为我这几天应该个人事情影响这件事情而表示歉意。
真的很对不起。

Leave a comment

难过

最近发生了些个人事情
干扰了队伍策划大赛的准备
希望同学谅解。

Leave a comment

无题

真的想不出有什么题目可以胜任。
难以置信我能说出这些话,
很多,很多。
时光的河,入海流。
我不知道为什么,
如同我不知道为什么,
一直的我,
譬如生命一样流淌,
不如痛苦得回溯,
那时我们年轻。
终于,
没有哪个港口,是永远的停留,
停留,
飞吧,欣慰某段时刻,
我们,时时刻刻,
走吧。
走吧。
流淌的泪不算什么了,
珍惜的一切换不回一切了,
咖啡,冷的,冰冷的,
也能令人心醉。
空气,新鲜,很新鲜,
散光的灯,
和夜交织,
讨价还价之后,犹豫不决之间,
你,
归去吧。
窗外,阴天了,
我的心,也离去了,
那片我爱的地方,
和那些我爱的回忆,
平白无故得飘荡,
为她,
为他们,
为我,
为……
一路都忘了哭,
忘了该怎么走我们的路,
忘了建筑,忘了留住,
忘了重复的旋律和美丽的和谐
抱住,懂得,轻轻得闭幕。
幸福,另一种的,给我,
都忘了吧,忘了这些,
好像开始就是结束,
忘了吧,错误,错误,你的选择。
为什么7年前你会去哪儿?
为什么3年前你不选择留下?
为什么1年前你不选择留下?
为什么?
那片绿光,
多么美妙,
多么神气,
就像唯一的神圣。
找寻你,如此年华,
那个你在哪儿?
为什么让我寻觅不到?
一切。
Mr。
碎片。
五湖四海的来自。
掩饰,你没那么真实,
不。
时间倒流,
我希望,
我祈祷。
我请求。
这样也许真的是最好。

Leave a comment

很大的风,把人们吹走了

今天的风莫名的大,
虽然一直都有准备,
但是真正当消息来的时候,
我却无法接受。
有时候感叹这个世界真的很不公平,
甚至成了失败的借口,
我很难明白为什么我比不上别人,
虽然我很不想比,
但是有的东西天底下只有一份,
比如人。
风吹吧,
把人们吹远吧,
吹离这个世界,
这个鬼地方,
和无知的我。
麻木,又一次袭向我。
感谢。
 
按惯例,该到祝福的时候了,
祝你们,幸福。
 
 
 
 
 
 
 
 
 
 
 
 
 
 
 
 
 
 

Leave a comment

没什么

最近发生了一系列让我难过的事情。
差点让我不能承受,
先是苦练两周的口语失败得结束,
然后是自作聪明得逃课,然后和老师道歉,
某些同学的远走高飞,
然后是鼓楼那儿发生了令人难过的事情,
之后又是辛苦了很久的策划没有入围,
再然后浪费了一个下午。
有时候觉得,一个人最失败的不是他的失败,而是竭尽全力却的失败了。
然而有些人自我安慰的说,过程最重要,或者已经尽力了,
不幸的是我不是那种人,
我看重结果,
对于我来说,如果花了几个月时间学没有用的化学,如果失败了,那么我这段时间毫无意义,不如没有。
 
今天看了告别浦苑的演出,
除了某些东西之外……基本没在意什么。
重要的是氛围。
大三的人们要走了,JJJJ&JJGF还有副部,也要走了,貌似还有几个生科院的大二的。
突然明年的今天轮到我走了。
来得如此突然。
虽然不甚喜欢怀念,却莫名得伤感起来了。
特别是后台上准备上场的软院的仁兄们的话,让我觉得难过,
虽然只有一年。
 
离开,什么都不说。
留下一群句号。
。。。。。。。。。。。。。。。。。
。。。。。。。。。。。。。。。。。

1 Comment

奇怪和莫名的算术平均

最近挺奇怪。
拿到了通知书。
明天向老师道个歉,
还是坦白了好了。
有些事情正在消磨。
奇怪
很奇怪。
如同生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