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September, 2006

1天=1小时

去河海找蛋,没想到江宁离浦口如此远,

转了两次车,3辆车都是从起点到终点,从地图的左上角到下角。

2个小时,都可以从宁波坐车到定海了。

礼物已经飞走,但愿永远不回来。

蛋似乎长大了……

唉,要拿到南大来就基本上属于一进门就被包围的那种。

用这种语气说话,当然,我也长大了。

回来的路,用了多于2个小时。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奔得不知东南西北

来到化院一个月了,几乎很快就融入了这个集体。出乎我的意料,然而有些事情远远没那么简单。

继续去年未完成的工程,社团网的计划构想很美,但是实施起来,我一个人肯定是完成不了的。

很多地方,我是陌生人,很多地方,我是新人。

忙碌中,忙碌。

迷失着自我。

应该是第八年了,

明天,就真的了断了。

飞吧,飞吧,一路走好。

努力学会飞翔。

Leave a comment

两袖酸味

昨天听了余秋雨的讲座。

今天满身酸味得做有机实验。

Leave a comment

园中舞蝶

最近的心情有些古怪。自己好强的性格依旧不改,希望做些不可能的事情。也许注定是要失败的,但是我为什么要做呢。

这几天濒临感冒,终于忙完同乡会的事情,把嗓子弄得像阿杜和阿桑,唱起《叶子》来,少有的沧桑感。用吉列磨平的胡子,让自己年轻了些。

不愿如此,但是白手的感觉令人觉得有些困难。资本都没有,甚至没有手。

愿我可以做到。

Leave a comment

日夜漫长,无人愿奢

寝室的人们在大吵大闹,我自无心睡眠。

喧闹的声音和酸腐的笑声让人厌恶。

自私的咆哮,丝毫不顾忌别人的感受。

失败的多了,再失败也不觉得什么了,

我害怕即使可以做成功的事情也会做失败。

不知道我的忙碌为了什么。

忙碌,忙碌着迷茫。

Leave a comment

闭眼之前,临榻欲语

早晨6点半令人吃惊得起来,新东方的T之旅开始了。

上完课,没怎么安顿下来,百合的会又开了。

然后就是现在。

小孩子们都来了,我老了。

Leave a comment

随机生成的目光

连续得在寝室和玉辉搂之间奔波。实验还没开始做,但是已经筋疲力尽。名正言顺的人们却仍然在被遗忘的角落。靠着不断提醒才让人记住。

连续得在西平久坐。时间长了,或许就忘了为什么坐在那儿。人们的疾苦,人们的哀愁。没事翻翻书,心痛着重复的事情。于情于理于公于私。

双手插口袋。耳机放出嘈杂的音乐,在为我的日子配上了恰当的背景。

钢琴声抑或传来,似乎是幻觉,仿佛是遥远的未来,期待中等到一天才发现已经在未来的未来了。理想总归是理想,幻想也总归是幻想。

就像那杯可乐。第一口的感觉无比清爽,第二口开始便是嘴中和手上的累赘了。

为什么自己就像个瘟疫似的,总是想要的会离去呢?几乎是个定律了,人们逃离,人们恐惧,或许是我来到了一个人们正在逃离的地方,而不是因为我的到来。

幸福,我渴望。因为我没有。

但愿我一直渴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