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December, 2007

2007年过去了,那就过去了吧

晚上不知不觉过了凌晨,准确地说是刚回到寝室,放下书包,就新年了。
记得2006的新年,我还是大一的时候,在力行馆的黑暗里度过了最后一秒;
而2007年,在力行馆的三楼疯狂练了一个晚上的琴之后,却在冷漠的宿舍遗忘得看着时钟走向新一年;
昨天,dirac方程和令人抓狂统计热力学萦绕在脑中的时候,2008年的鞭炮已经在宿舍外响起。
2007年,就这样过去了。
那就过去吧,2008年来了。
 
Advertisements

2 Comments

不要安静得如此响亮——2007年总结

时光荏苒,似乎前一秒还在写2006年的总结,方才刚从家里过完暑假回学校,2007年就到了。照例总结:
1、 一个毫无创意令人失望的学期。
2、 接着一个更加失望和毫无创意的学期。
3、 照例那啥,一个人独立过完了情人节白色情人节圣诞节七夕自己的生日等等古今中外节日。
4、 找到了未来的路
5、 但是很艰难。
6、 搬到了鼓楼,从农村到城市。
7、 暑期完成了一个杯芳烃的课题,然后开始长达半年的yy,一直考虑到2040年初办成杯芳烃托拉斯
8、 恩,似乎没了。
9、 更多的是内涵,默默得改变。
10、 恩还有,以后琴声只给某人。

Leave a comment

很神秘的一天,我甚至习惯了。一大早起来,被卖票的放了鸽子。前一天决定卖别人出的两张李云迪的二手票之一,并且辛辛苦苦得帮人家解决了另一张,几乎发信问遍了所有的好友,忙了一下午,结果……一早说不卖了。我还得保持微笑得说,没事,祝你们愉快,然后跟那个要卖另一张票的朋友拼命得说抱歉。
之后的实验也是很莫名其妙,做到一半通风厨停了,后来说早就通知过了,以前听说过停电停水的,这次居然停通风厨……见鬼了。只好回去等它开了。最后忙了一天,原本1点做完的实验一直拖到5点。
之后打水不知道怎么回事,热水瓶的提柄突然断了,结果一个热水瓶溘然离世,好在发现了提柄和质心角度引起的切变模量和杨氏模量的占据主导的区别。
晚上终于决定去看李云迪了,然后在决定在门口找黄牛,不幸的是,和一个朋友去的,那人一直拉着我要我开场后再买黄牛票,会便宜很多,结果他发现越到后面越便宜直到几乎半场说下半场没有什么好节目并且的确黄牛已经没有票了的时候便提议走了。结果就是白白浪费了两个小时在人民大会堂门口淋着小雨中途顺带看在门口和别的男人谈笑风生的美女们,这样的看倒不如没有。

我更相信,这是命运。
上次也是要看郎朗,结果出门的时候发现自行车被偷。这回则更可悲,在门外干站了若干时辰,却未能进入。甚至我昨天商量好票的时候就预感晚上的独奏会还是会出乱子。

我甚至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无助,这样的无奈,这样的悲伤。
我虽然很信人品,但我不知道每天的攒rp有什么意义,
没有人关注,没有人说声谢谢没有人会在意,没有人觉得这有什么不对。
我不知道结局会怎么样,我不知道我这样的忙碌又有怎么样的结果,我不知道为什么,为什么的太多了。

 明天带着一个朋友去河海,
这是我第二次去那里,
然而情节却是如此相似,
为某位同学送礼物。
然而我曾很羡慕朋友,
他可以亲自把礼物送到别人手中而我却要托人转交。
我甚至知道,也许这一生,我可能见不到那个同学了。
而那朋友,也许明天也是这一生最后一次见了,也许不是,谁知道呢。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