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March, 2011

雨夜

很少有这样冷的天,特别是在阳光之州。下了几粒黏人的雨,不愿归去,一扫尘埃。把车开到最高速,摇下车窗,让它们进来。

很有有这样淡的路,特别是车声鼎沸的哀切路。犹豫的交通灯,不愿阻碍前行,等洒洒的雨刷扬起雾层,便允人通便。

屋门外凄切,只有邻居家的狗在自我陶醉,以及间歇过路的车,用压过马路浅浅的水溅为夜晚画上浓浓的一笔。

日复一日,便是我的生活,为了理想,为了你,

的奋斗。

Advertisements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