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April, 2006

回家了

经过了6个小时的汽车颠簸,前后10个小时,
终于到家了。
第一个任务——睡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

剩余5分钟

还剩5分钟。
真正听到貌似胜利的消息的时候,
却不是这么高兴,
现在没有退路了。
我进入了赌场。
不想向大家宣布这个消息。
我想很快,大家就知道一切了。
真正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还是很犹豫的,
毕竟自己付出了这么大的努力,
毕竟自己付出了这么多的代价,
然而毕竟那儿还有自己想要的东西,
我想为我那幼稚的梦想
画上一个圈。
我已经准备好那句话了:
Doctor,we should have met 4 years ago.

Leave a comment

平方的根号

一直觉得自己是不可动摇的,却不经意间被人们影响。十几年来的处事原则告诉我不如稳妥,失败了一次之后领会到不如大胆。未曾意料,真的选择到来的时候,自己的犹豫、踟躇。不妨一试。不妨二字是如此的轻蔑。
一直干咳到今天,一介懒人也不得不去了医院。略微整理自己的书桌,几十瓶口服液颇为壮观。自己为此付出的真的很多很多。我只想这成功一次。
天灾、人祸。
无时、无刻。
等待。

Leave a comment

还有的不如没有

结束了一个阶段的工作,
一切恢复平静,
真不知道选择的正确与否,
至少,赌博一场。
听天由命。
恶心天那个东西。

Leave a comment

附着

近日咳嗽
影响到听力和说话,
不幸之余,
不影响学习,
却影响他人自修,
感慨之余,不禁有些愧疚,
然而自己很多事情总是迫不得已,
被人问至万一失败,
不堪设想,
希望不要提失败,
只许成功不许失败。

Leave a comment

23点的时候被人从西平赶出,
某些事情有了某些的成果,
然而成果的刹那的来临决定着与否
或者是所有成果付之东流
或者暂时的成功,
我不想像上次那样的,
保佑。
终于知道为什么西平10总是人满为患了,
清场的人们把它放在顺序的最末
下次在西平10估计可以熬到11:15。
明天,
后天……
祈祷。

Leave a comment

马上

89道题目
56页。
今天的战果。
13个小时
昨天+今天的战果
把接来的活搞定。
事实是我不知道怎么给人家开价。
习惯了免费给人家做东西的我,
竟然不习惯拿钱。
工作量超过我的想象。
现在憧憬着51的惨状
一系列工作就要恢复了。
努力加油java,顺便jsp,
再把自己离散了,
乘着4级的热度把6级的单词背去了,
虽然首要的任务是睡个彻底的觉。
这几日上火,
略带咳嗽,
濒临发烧,
加上那日俯卧撑,
全身酸痛,
几乎崩溃,
然而,
世界上最可怕的人莫过于有动力的人,
例如我看来比较愚蠢的民族主义者,
自杀跟玩似的,
跟邪教没什么区别。
所以,
有了动力,
连死都不怕,
还怕苦么?
相信,这次一定可以的。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