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July, 2009

大学的大学(一)

要知道看费德勒的比赛是件挺愉悦的事情,但是晚上费奶牛和罗迪克的比赛沦为了发球表演以至于罗同学都招架不住行行好主动失误结束比赛连费嫂在太阳底下心情激动紧张影响胎儿发育,令我萌生了写些东西的想法。我不能确定我能写多少但是我知道在电信不停地弹出118114广告的条件下,我写不完是绝对没问题的。其实弹出广告不要紧,要紧的是居然不弹出号码百事通女郎。。。。

我还记得来的南京的那天是场雨,在高速公路上刚来到南京界便开始稀稀拉拉的小雨,之后便不顾形象得沦为了一泻千里,虽然我知道绝大多数的人都记得。我傻傻的拿出数码相机透过淅沥沥的窗户拍摄过往的那一幕幕场景,甚至路过了那两根的柱子却不知道那是那童年绽放出信春哥得永生光芒的语文课本用华丽得发腻的语言无比膜拜的南京市长江大桥,只是我后来知道南京有三个市长,分别是江大桥、江二桥、江三桥。

接我的师兄是软院的一个来自上海的,但是这个师兄后来就再没有遇到过,然而很多美女也是擦身而过,和美女殊途同归,那位师兄可以瞑目了。

之后便是大一一年。

然而以我啰嗦的文风我也不能一句话了却一年。很快就能上网了,自然知道上百合了。当时百合唯一的印象是,“下一页”、“上一页”和别的论坛相反。后来听说过小百合的来历,也亲眼见过Bird。当然后来加入了百合工作室,认识了很多百合上的名人。比如外挂,经历在他过某年的讲座的那天恰好是他生日,大家准备了蛋糕作为惊喜。还有yika,鹏俊,亚洲他们像大哥一样的人物,还有frank05他们经历过百合工作室的真空期,因为最初在教学楼2区有个房间给我们,后来网络中心拿去装修了,这一段时间,大家没有场地,而且更担心他们把场地收去。这段时期所有项目都停滞了。好的是最后场地回来了,虽然比原来的小一半。之后怎么样了,我也很久没关心了。说实话,我对百合工作室的贡献几乎等于零,主要是后来主攻化学了,其实本来也不行。最后准备参加一个挑战杯,准备筹划一个虚拟校园的概念,后来进化或者说是退化成一个twitter,就是winter,百合工作室的主页还有链接,不过似乎很多人都忘了这个了。我很理论得提出一个指数来衡量一个论坛主题的热度,进而进行排序,为了显示这个东西很有技术含量,也是为了忽悠团委的人,我用非人类语言的写了篇论文。现在看来这个东西和量化的scf自洽耦合场有异曲同工之妙啊……话说我总是被我自己雷的泪流满面外加群魔乱舞。

后来仗着自己电脑还成,到处加入各个协会和组织,例如学生会的一群人依然是大学中十分宝贵的资源,当然,这样的资源不是说可以要一张十大歌星决赛的票那么简单,记住,要就一次要两张。在学生会的时候学了当时在小白当中流传比较广的asp语言,而且似乎团委的服务器只支持这个。傻傻风不清楚得写了一套失物招领系统,最后发现最大的失误是没有一个好记的域名。那个系统最后布满了广告,当然我也很承认得说,这个系统写的很烂,原因是因为没有美工。我一直希望有个部门能给我配个美工,括弧要求是女生,毕竟咱理工科出生的也没有设计天分。美工美工,美就行了,然后咱近水楼台先得月。有时候我不禁感叹,我真是一个集猥琐之大成者也。另外也曾经很傻很天真得为社联设计了一个为各个社团弄个网站的想法。只是最后实施的过程远比中石油涨回来还悠悠岁月酒长长叹人生。然而明月几时有,把酒问google,万事开头难上贼船容易下贼船难,架设好一个系统之后,却发现我已经要退休了,这里的退休是说到大二社联的成员要不滚蛋要不当部长。我号称不为五斗米折腰是因为自己不是能组织起一个部门的料子,其实就说我不值五斗米,哄抬物价了。之后清闲不少,专业术语叫做裸退。

后来的半年我把时间花在了转系上。我还记得在软院听靓颖的新专辑,还记得在西平拆开新到的Jolin新专辑的包裹,还记得扛着砖头般大小的计算机书在教学楼和寝室穿梭,当然还忘不了每一个个晚上从软院自习室骑车回来饮着大风哼唱着ipod里记不得名字的歌,然后试着拖把骑车结果每次都是失去平衡。我还试过到化学系去上课,这也形成了之后到各个系串门上课的习惯。

(未完,待续,如果超过一个月没更新,就不用等待了)

Advertisements

Leave a comment